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这这这实在是太绝了!”塞德里克大公目瞪口呆,只能竖着大拇指道,“亏你能够想出这种方法了,若是你真的成功了,不知道对面那头老虎,会不会气的吐血。”

  他打了一辈子仗,从来没有想过,战争还可以通过这种方法进行。

  “方法虽然绝,但是能不能成功,还得看我们拿出来的治疗方法有没有效,能不能开发出相应的特效药。”肖恩道,“这件事情,很大程度上要看运气的。”

  “有方向努力,总好过无计可施。”塞德里克大公笑着道,“总比坐看西奥丁帝国得偿所愿要强的多。”

  “确实如此。”肖恩赞同的点点头。

  两人有交换了一些情报之后,塞德里克大公忍不住问道;“阿诺德,在你那边,没有给你添乱吧?”

  “还好!”肖恩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脸色明显有几分怪异。

  “怎么了?难不成真的给你添乱了不成?”塞德里克大公何等精明,立刻察觉了,“若是他敢乱来,不用顾忌我的感受,该重罚的重罚。”

  “大公阁下误会了,阿诺德将军并没有生事,只是事情有点复杂。”肖恩最终选择实话实说,“阿诺德将军最近与我母亲走得比较近。”

  “咳”塞德里克大公差点没有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什么?”

  “这件事情,我没办法横加干涉的,毕竟一个未娶,一个未嫁,而且其中一位还是我的母亲。”肖恩满脸无奈,说这个时候,心情别提有多怪异了。

  由于生来就具有成熟灵魂的原因,他对生身母亲艾琳娜女士的感情本来就比较复杂。

  尤其是在前不久刚刚得知自己的狗血身世。

  让他对艾琳娜女士的感情更复杂了,除了亲情外,还有几分怜悯。

  因为生育自己,艾琳娜女士完全是被当作一个工具用的,其中并不掺杂任何男女感情。

  而当母亲的本能,又让她奋起反抗。

  这些年来,又一直围绕着自己打转,想方设法的对抗来自七使徒、来自老祖宗的压力。

  直到自己得知了身世真相后,艾琳娜女士才彻底松了一口气,似乎解开了某个心结。

  至于艾琳娜女士与阿诺德将军关系走得比较近的具体原因,肖恩也说不上来。

  按理说,两人哪怕同在北方要塞,也没有太大交集。

  毕竟一个是在军方效命,另一个是不折不扣的技术宅。

  但是感情这种东西,根本没有办法用常理来衡量。

  存在了就没有办法无视。

  “这个混账,无论是到哪里,都给我惹事。”塞德里克大公忍不住咒骂了一句,“阿诺德其他方面都好,唯独在这一方面的品性,有点让人头疼,你应该听说过,他为什么离开的血堡!”

  “我知道,他不仅对我,对我的母亲也没有隐瞒。”肖恩点点头道,“但是从目前的架势来看,他好像是认真的。”

  “肖恩伯爵准备如何处理这件事情?”塞德里克大公怒骂归怒骂,对方毕竟是他的儿子。

  “顺其自然吧!”肖恩无奈的摊摊手道,“他们都是成年人,能为自己的言行负责,若是他们真的能走到一起,我个人不会反对的,大公阁下不会因为苏菲的关系横加阻拦吧?”

  “若是我能拦得住他,就不会让他变成今天这副模样。”塞德里克大公同样也有着一股浓浓无奈。

  清官难断家务事。

  这种牵扯到双方至亲的事情,很难用对错来判断,只能遵循他们自身的意愿了。

  由于断口血堡采取主动行动,战事激烈程度,明显出现了升级。

  随着西奥丁帝国对断脉防线的全面试探进攻,在付出了大量炮灰的生命与鲜血后,他们正在以飞快的速度适应,黑火药单次威力巨大,但是投射装置比较笨重,转移角度不宜,投射间隔比较大的特点,已经被他们挖掘出来。

  同时还因为西奥丁帝国对那些牧民溃兵采取了异常残酷的连坐制度,一旦出现了大面积溃逃,后面督战的精锐,就会将他们原本整个部落斩尽杀绝。

  当溃逃恐惧还在冲锋恐惧之上的时候,他们只能闷着头往前冲了。

  用恐惧手段压制恐惧的方法,正常情况下是好用的。

  但是在断口血骑主动出击的情况下,一旦将攻城的奥丁兽人击溃,他们造成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