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司马仁义最后一番话说的可谓是掷地有声,让人无从辩驳。

  厉强不说话了,他还能说什么?他若是坚持反对的话,无疑承认了司马仁义的话,也就是承认风啸天的命比朱允炆还金贵,那真是大不敬了,厉强不敢说,也不能说。

  刀无垢明知司马仁义暗藏祸心,也只能往里面跳了,这是**裸的阳谋,刀无垢说道:“万岁爷,草民愿意担当此任,能为万岁爷效劳,乃是草民的福气,草民万死不辞,只不过”说着,故意一顿。

  朱允炆说道:“风公子,有话尽管直言。”

  “是,万岁爷!”刀无垢说道:“如今东厂和大内的人刚到应天府,咱们就急着行动,是不是有些操之过急?”

  朱允炆看向司马仁义,司马仁义见朱允炆让自己说话,会意的说道:“风公子,这叫顺势而为,在下看来,恰到好处。”

  “是吗?”刀无垢狭促的说道,沉吟片刻后,接着说道:“朝廷的人一来,就得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这不能不令人起疑,万岁爷,草民并不是怕死,依草民之见,等过几日,让朝廷的人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再进行第二步计划,更为稳妥,还请万岁爷明鉴。”

  朱允炆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连声说道:“有理,有理。”

  司马仁义心有不甘,可是见朱允炆已经拿定了主意,只好明智的不再坚持,说道:“草民告退。”

  见司马仁义离开,厉强迫不及待的说道:“万岁爷,事情有些不对劲。”

  “有何不对劲?”朱允炆说道。

  厉强说道:“属下感觉司马仁义似乎是冲着刀侍卫而来。”

  张追风附和道:“万岁爷,草民也有同感。”

  朱允炆来回打量着厉强和张追风,说道:“会不会是你们多心了?”

  厉强说道:“万岁爷,一旦刀侍卫离开,谁来保证万岁爷的安危?咱们不能不防。”

  听厉强这么一说,朱允炆有些拿不定主意了,这才发觉事情远比自己想的还要复杂,朱允炆眉头紧锁,说道:“可是无垢不去的话,谁能担此重任?”

  厉强说道:“依属下之见,汤立本身为绝顶高手,让他去绝无问题。”

  刀无垢苦笑道:“不成,汤立本身为珍宝阁的阁主,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让他去岂不是告诉朝廷这里面有圈套,朝廷又如何会中计?”

  张追风目光闪烁,接口说道:“万岁爷,此事关系重大,你们之前难道就没有商量过?”

  朱允炆说道:“自然是商量过,当时决定派神君座下的月影担此重任。”

  张追风说道:“那为何司马仁义今日突然变卦?”

  朱允炆不说话了。

  德川樱子黛眉微蹙,说道:“无垢,司马仁义摆明着没安好心。”

  刀无垢说道:“樱子不要说了,这件事还真只能由我去做。”

  厉强急了,说道:“二哥,司马仁义摆明是让你去送死啊。”

  刀无垢说道:“司马仁义说的对,这一战,初战既决战,一战定乾坤,哪里能不死人,你们一定要保护好万岁爷。”

  厉强叹息一声,说道:“抛开司马仁义不说,他身边高手如云,若是没有二哥,凭咱们几人,说句不中听的话,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朱允炆寒声说道:“难道他敢以下犯上?”

  “万岁爷,你现在还没有看出司马仁义的狼子野心?”厉强说道,心中颇为无奈。

  朱允炆怔住了,说道:“这可如何是好?”

  一时间,几人俱是愁眉不展,厅堂中陡然安静了下来。

  突然,门口人影突现,汤立本出现在门边,信步走来,汤立本冲着朱允炆拱手一揖,客气的说道:“草民见过万岁爷。”

  朱允炆忧心忡忡,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

  汤立本转而冲着刀无垢笑吟吟的说道:“恭喜刀公子武功尽复,踏入超凡之境。”

  此言一出,厅堂中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俱是不善的看着汤立本,汤立本面无惧色,镇定自若,刀无垢心中恍然了,难怪司马仁义冲着自己而来,原来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刀无垢说道:“汤老,为何要这样做?”

  汤立本说道:“老夫是一个生意人,绝不做亏本的买卖,何况老夫与司马仁义并非一路人。”

  刀无垢来了兴致,说道: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