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我是家里唯一的男人。”慕安很认真地说。

  慕二娘子失踪,慕云晗未曾归家的这些日子,他遇到了很多事情,也听了不少闲话。

  他听到族里有人说,慕二娘子大约是守不住寂寞,与人私奔了。

  有人甚至问慕秋生,当娘的跑了,慕云晗远在外面不回来,剩下两个没长大的孩子,族里是不是给他们把这个家当起来。

  换个说法,就是有人想不要脸了。

  他一直站在外面静听其他人怎么说。

  在确定大多数人都记情,并且很忌惮慕云晗之后,他才走进去,当众骂了那个人一顿,夺了其全家的差事,把他儿子从学堂里赶了出去。

  有很多长辈拿身份压他,说他刻薄小气心狠,替那个人求情,说只是好心。

  慕老头和慕婆子一家也跳出来,要替他们兄妹做主,只说法不一样,是讲暂时代管着,等慕云晗归来就交回,生怕恶奴欺主,他们吃亏。

  是顾神婆、慕秋生和张里正出来说话,又有慕杰黑着脸在一旁磨刀壮威,这才把人驱散了。

  紧接着,高文山和燕娘子登门拜访,给他们送来了慕云晗从枚州寄回来的信。

  讲她已经知道家里的情况,并拜托了彭县令、吴将军帮忙找人,让高文山代为照顾他们。

  小蔡更是找借口暴打了慕大一顿,打得老宅那边不敢出门。

  高文山在这住了好几天,局势这才稳定下来。

  “多亏姐姐布置得当……”慕安很感慨:“多数人都是好的,不过时间久了,你若一直不回来,也没人帮咱们的忙,那就不一定了。”

  “能想明白这个,懂得硬气不怕事就很好,先去歇一歇,歇好了,咱们商量后面的事该怎么办。”

  慕云晗狠狠夸了慕安一通,心里明白,这些事都是顾凤麟假借她的名义做的安排。

  她深夜得知噩耗,第二天早上就被他强行留在枚州城。

  接着就是一连串的陷害,城门被封闭,日夜奔波操劳,就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什么都来不得及做。

  难为他,如此面面俱到。

  “那我走了。”慕安叫来仆妇抱慕樱去睡觉:“姐姐也睡一会儿,还病着呢。”

  慕云晗等到两个孩子离开,吩咐小米关照好彭万里、蒙嘉等人,独自撑伞去了隔壁。

  顾凤麟离开后,为方便来往,慕二娘子和顾神婆商量着,将两家之间那堵墙开了个门。

  顾神婆接手培育种子的事,慕云晗又让人修了夹墙,两家人就在夹墙里走动,就连家中奴仆都看不到。

  雨势极大,走到门前,她的鞋袜衣裙就已经湿透。

  扣了好几下门,慕立才跑过来给她开门。

  见她衣服湿了,立刻拿出怀中抱着的蓑衣要给她披上。

  慕云晗不由奇道:“你怎会抱着蓑衣过来开门?”

  慕立低下头,局促地看着自己的鞋尖,小声道:“猜着是您。”

  “你很好。”这孩子一贯乖巧又出色,慕云晗很想赏他,在袖袋里摸半天,摸出一块碎银:“拿去买糖吃。”
本章完结www.quledu.net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