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死寂一样的沉默。

  顾漪澜一点声音都没有,寂静到让慕云晗心慌。

  “为什么?”

  良久,他方哑着声音低低问道:“为什么?我哪里不如他?你从前不是喜欢过我吗?以后为什么不可以再喜欢?”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慕云晗见他还保持着理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我遇到阿麟之前,以为自己不会再爱了。

  可遇到他之后,我才知道除了他之外,我不会再爱别人了。

  是我不好,没有早些和您说清楚,九叔,您是一个好人……”

  她的话没说完,就听见门“吱呀”一声轻响,屋子里彻底陷入死寂之中。

  慕云晗看不见,可她知道,顾漪澜离开了,或许永远不会再回来。

  他也是一个很骄傲的人。

  窗外有风轻轻卷过树梢,一只早起的鸟儿清脆地鸣唱起来。

  慕云晗如释重负,却又十分怅然。

  她轻轻推开窗户,看到重重翘檐之后,深墨色的天空透出了一丝鱼肚白。

  天就要亮了。

  她倚靠着窗棂,静静地看着天边。

  看它一点点地变白,一点点地浮起霞光彩色。

  有清晨的微风吹到她的脸上,冰冰凉凉的,酥酥麻麻的。

  她伸出手指,轻轻擦去脸上的泪。

  若是她的少爷还活着,那他此刻在做什么?

  是否也在和她一样,扶着窗棂远望朝阳?

  慕云晗仿佛看到一个白衣少年,踩着雾气,站在远处看着她微笑,一如从前。

  自这一天起,慕云晗再也没有见过顾漪澜。

  顾慕两府协商离京事宜,他未曾出现,只是提前知会了众人,说明他事务繁忙,不能出席会议。

  所有事宜全权委托慕云晗处理,她的意见与他的一致。

  顾大老爷和慕二老爷之前做过相应准备,因此族中比较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慕云晗一直都有存现银的习惯,这会儿让人搬出来,倒是免了兑换大额金银引起的猜疑和恐慌。

  族人散去之后,慕云晗也起身告辞。

  顾大老爷叫住她:“听说你要入宫去陪伴陛下?”

  慕云晗淡淡一笑:“是的。”

  顾大老爷板着脸道:“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儿!以后记得不要烂好心!拿去!”

  他递过一张纸。

  慕云晗不接:“这是?”

  顾大老爷眼睛望着别处:“这是我们家在宫里仅剩的人了,不多,却可以在关键时刻助你一臂之力,你省着花。”

  慕云晗这才接了,敛衽为礼:“您保重。”

  按照撤退计划,顾大老爷会在最后一批离开澜京。

  那个时候也许她还在宫中,也许已经离开澜京前往齐国,所以这也许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

  顾大老爷眼圈微微发红:“你保重。”

  虽然这个女人刚愎自用,凶悍霸道,一意孤行,一点不招人喜欢,他还是希望她能好好儿的。

  慕云晗回到神官宫,环顾四周,该处理的她已经处理好,包括财物与将来的事宜。

  不能处理的也就是这样了,谁知道国破之后,这里会是什么样子呢?

  “我们走吧。”慕云晗低头往外走去。
本章完结www.quledu.net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