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麦力艮抽出弯刀一指大喝:“勇士们,由两侧冲上去,砍下这些明狗的头颅,杀!”

  麦力艮话音刚下,山坡上明军的阵形便有了变动,露出了五门黑洞洞的炮口,随即,接连五声惊天动地的大响!

  轰轰轰轰轰!

  五颗开花弹带着尖啸飞了出去,落入了鞑子的骑兵阵中,随即爆炸开来,里面藏着的铁片、钢珠、石块等像瀑雨般飞散,瞬时间血肉横飞。在痛苦的惨叫声中,数以百计的鞑子滚落马下,顷刻被混乱的马蹄踩成了肉泥。

  从山坡上望下去,但见鞑子本来密集的骑兵阵形出现了五块空洞,人叫马嘶的乱作一团,神机营众将士不由欢声雷动。

  别忘了五门虎蹲炮可是佛郎机炮,后装弹式,每一门配备了六枚子统,两分之钟之内就能全部发射出去,此时炮手毫不犹豫,立即便又换弹发射。

  轰轰轰

  两分钟之内,五门炮,六十枚炮弹便全部发射了出去,给鞑子造成的直接伤亡并不算大,也就数百左右,不过却把鞑子的骑兵阵形完全打乱,而且,不少鞑子失足落马,然后被自己人踩死踩伤,估计多达千人。

  就是现在,谢二剑抓住时机下达了冲锋的命令,神机营策马从山坡上冲了下去,喊杀声直冲云霄。

  “济农大人,济农大人!”山坡下的鞑子骑兵此刻已经完全乱套了,将领们大呼小叫地寻找着麦力艮,然而济农大人的座骑还在,人却是不见了。

  一众将领和亲兵发了疯般寻找了一会,总算在满地的尸体中找到了麦力艮,后者此刻浑身血污,脸色苍白,胸口的皮甲已经破损了,正汩汩地往外渗着血,眼看是出气的多,进气的少了!

  一众将领大惊失色,乱哄哄地围在麦力艮身边,而此时神机营正从山坡上冲杀下来。

  原来,麦力艮这家伙也算倒霉了,刚才一枚开花间正在好在他附近爆炸了,瞬时身中数枚铁片,其中一枚正好打在胸口上,当场便重伤坠马,又被混乱的马蹄踩了几脚,正是伤上加伤,估计肋骨也断了几条。

  这时,一名亲兵高声叫:“明军杀下来了。”

  那些将领才回过神来,急忙整队迎敌,同时让人带着重伤的麦力艮火速撤退。

  一支完全乱套装骑兵,遇一支队形严整,而且从山坡上冲下来,速度提到了极致的骑兵,胜负就可想而知了,更何对面的神机营人手一杆燧发枪。

  一波弹雨顷泻过去,刚刚组织起来的数百鞑靼骑兵当场又被打残,就连那名嘶吼着的召集队伍的鞑子将领也被谢二剑一枪爆头。

  “杀!”谢二剑挂枪拔刀,率着神机营一众悍卒勇猛地杀入了敌阵,瞬时刀光与血色齐飞。

  鞑子骑兵虽然人数上占优,但却组织不起有效的抵抗,再加上主帅重伤,底下的将领根本无心恋战,最终丢下了千余具尸体落荒而逃。正是来时气势如虹,退时似那丧家之犬!

  谢二剑和戚景通并不敢追击,毕竟如今在人家的地盘上,要是这时对方的援兵赶来,那就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了。于是乎,神机营简单地打扫了战场,又带上了袍泽的尸体急急离开,继续往南飞驰而去。

  和林。

  日头已经升上中天了,约定的最后期限已至,谢二剑和戚景通并没有按时返回,王林儿无奈只能下令撤军。

  “王老大,他们应该是走榆林了吧,肯定没事的。”鄢浪安慰道。

  “估计是了!”王林儿自我安慰地点了点头,然后下令全军上马启程撤退。

  然而就在此时,但见北边尘头飞扬,似乎正有大队人马往这边赶来,鄢浪大喜道:“肯定是他们回来了。”

  神机营所有人都勒定马匹回头望去,王林儿急忙取出单筒望远镜往尘头飞起的方向观察,却是面色大变,脱口道:“是鞑子!”

  王林儿这边话音刚下,远处的地平线上已经出现了马踪,但见旌旗招展,数不清的骑兵源源不断地开来,竟是一眼望不到头,至少有好几万吧,轰隆的马蹄声震得脚下的秋草都在跳动,凛冽的杀气远远就扑面而来。

  看到眼前这阵势,神机营上下均是面色惨变,晓是王林儿这种身经百战的老将都太阳穴突突乱跳,后背冷汗直冒。

  然而就是这种情况下,却有两骑快马在鞑子前方两里许亡命狂奔,看服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