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男人们感慨官场国事,这女人们却是更关心眼前之事。

  譬如已经进门去的章筠庭与铁蛋,现在走到了哪里。

  “两个人进去了许久,想必这会子已经到了住的地方了吧。”孙氏满脸担忧:“虽说这不在老爷身边对于钰儿来说并非是第一次,可到底是头一回没那么多人在一旁照料着跟着,真是不晓得会如何。”

  孙氏说着话,这眼圈便有些微红。

  沈香苗对这孙氏,是见过几次的。

  除了婚礼当日以外,私底下也是接触过,知晓这孙氏是十分温柔贤淑,在此时是典型贤妻良母之人,对章弘钰也是视若己出,关心满满。

  “这会子应该已经到了。”沈香苗答道,更是劝慰孙氏:“夫人不必担忧,有章寻跟着,章寻机灵又稳妥,必定会照顾好钰儿,更何况有铁蛋一起,他们兄弟两个彼此能够照应一二。”

  “雏鸟总归是会离巢,也总要张开翅膀去飞,这个理儿我晓得。”孙氏点头,声音略有些哽咽:“只是……”

  只是大道理人都明白,不过是做不到罢了。

  就像此时的沈香苗一样,说的是劝慰旁人,可自己心中的不舍却是早已满的溢了出来,只在心头流淌,苦涩不堪。

  此时的孙氏,想必也是如此。

  且不说她们两个,就连口中只说着男子汉大丈夫,志在四方,表面上瞧着轻松无比的卢少业与章筠庭,这会子没有提离去,只在这日头底下站着,不也是因为不舍,此时不愿意离去?

  即便明知道在这里待着也是无用,一双眼睛无论再怎么看,也看不透那层层的围墙,看不到铁蛋和章弘钰此时的状况,可还是要在这里傻站着,为的不过是多一丝的心理安慰一般。

  沈香苗微微叹了口气。

  送走了铁蛋与章弘钰去青梅书院,再来便是卢少业的启程回京。

  不知道是因为早已习惯了彼此的分别,还是说此时是炎热的夏季,外头花红柳绿,并不是那寂寥的秋季,不会引发太多的伤感。

  总之,无论是沈香苗也好,卢少业也罢,两个人在分别之时,脸上都没有太多的伤感,且彼此望着,眼中甚至还带了些许的笑意。

  这样的笑,让人瞧着心里头暖暖的。

  卢少业只将靠前去,在沈香苗的额头上轻轻的啄了一下:“等我。”

  “嗯。”沈香苗点头。

  “时间不会很久。”卢少业只在沈香苗的手掌心中,画了个圈。

  的确不会很久,此次回京都,要将崇州案奏明秦铭晟,这无疑是要给秦铭珗一记迎头痛击。

  届时,雷霆之怒而下,秦铭珗哪怕留的一条性命,也再没有能够翻身余地了。

  而将秦铭珗置于死地,自然也是指日可待。

  如此,从前父母无辜惨死之仇,也算是能报了。

  而他自然也能一身轻松的将沈香苗迎到京都,举行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到时候琴瑟和鸣,共渡一生。

  卢少业想到这里时,心情愉悦的扬了扬唇角,甚至手中的力道,加重了一些。

  原本在手掌心里头花圈便让人觉得痒痒的,只想抽回手掌去,只可惜卢少业手劲儿极大,沈香苗是无论如何也抽不回去的,只任由他仔细摩挲她的手心。

  这让沈香苗颇为无奈,最后只能用回了一记蜻蜓点水来换取自己手掌的自由,末了更是点头:“我知道,我等你。”

  我知道,我等你。

  这六个字,十分简单,说出来也是十分轻松,只是这里头饱含的深意却是重如千斤,也让卢少业觉得责任极重。

  伸手将沈香苗被风吹散的些许发丝拢在耳后,卢少业又仔细看了她好一会儿的功夫,更是冲她笑了一笑,接着是翻身上马,策马而去。

  沈香苗只在远处站了许久的功夫,才往院子里头走。

  “姑娘。”春元张口。

  “嗯?”沈香苗回头询问。

  春元顿时咬了咬下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毕竟是送卢少业走,沈香苗的心中必定是十分失落,也会十分伤感,春元心中不忍,所以想安慰一番,可张了口后,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且这到底是主子之间的事情,她不过一介奴仆,若是说的多了,只怕也会惹人厌烦,一时之间,甚至连自己该不该张口,也不太确定。

  因此,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