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也因此他不爱吃苦瓜,更是对这苦瓜的苦涩深恶痛绝,不想再吃任何苦瓜的菜。

  可现在,沈香苗做的苦瓜却是这样的好吃,让卢少业顿时惊奇不已,觉得自己的人生顿时有了希望。

  至少,往后再也不必抗拒这件事情了。

  “想要苦瓜不苦,其实也不难,只将这苦瓜去瓤切片后,放到加了盐的开水中汆烫断生就好,加了白醋与油来,能保证这苦瓜水灵,如同新鲜生的一般鲜亮、脆爽,再用那热油泼好的蒜泥和辣椒面,配了酱油、米醋、白砂糖等拌匀后,撒上白芝麻就好,如此的话吃起来也就脆爽无比,酸辣可口了。”

  沈香苗笑着解释了一番,见卢少业却是一副心不在焉,且俨然似懂非懂,懵懵然的模样,更是笑的越发狠了:“也罢,与你说了只怕也是不懂,白费了唇舌去。”

  “有你在,我又何须懂得这些?”卢少业笑了起来,只帮着沈香苗将那碗盘都收拾了一下,交于水苏和冬青来,让她们端下去清洗。

  沈香苗莞尔一笑,并无任何言语。

  在家呆了两日,眼看着要到了铁蛋与章弘钰要去书院的时候,沈香苗与卢少业便也就打算回府城。

  早已商量好,吕氏是不去的,自是留在家里头。

  而沈香苗也是担忧家里头忙不过来,只寻了两个稳妥的粗使丫头来,帮着做些粗活,也让夏冰和冬青能松一口气,家里头人多,也能热闹几分,多几分的安全。

  将吕氏和杨氏、张氏准备的一些东西都搬上马车,沈香苗与卢少业便和家中一众人告别。

  一番的寒暄叮嘱,尊尊教诲,沈香苗与卢少业上了马车,依依不舍的和家人告别后,让车夫赶了马车,出发了。

  半马车的东西,占据了好大的地方,让两个人有些伸不开腿,让沈香苗颇为苦笑道:“果然是儿行千里母担忧,不过就是去府城,且过段时日还要回来的,奶奶,娘和三婶竟是给准备了这样多的东西。”

  沈香苗只看着那些东西,是既无奈,又觉得心中暖融融的一片。

  “嗯。”卢少业也点头,伸手摸索了最靠近他的那件包裹:“夫人还特地给我做了件衣裳,当真是辛苦夫人了。”

  的确是辛苦,吕氏眼睛不好,平日里沈香苗不让她动针线,而这衣裳做的针脚细密,可见用了极大的心思,也费了极大的精力,可见对他这个女婿也是十分心疼。

  卢少业早年没了母亲,而往后也要跟着沈香苗唤吕氏一声母亲,既然是只有这一个母亲,往后必定是要好好孝敬的。

  卢少业心思微动,心中越发感慨。

  而那沈香苗,在查看完一番东西之后,忽的道:“说起来,今儿个走的时候,到是不见天狼,从前这家伙一看到我要出门,又是嚎又是跳的,非要跟着走,总是好说歹说的,劝说上好一阵子的功夫才肯罢休,今日到是稀奇,竟是没有追着要上马车。”

  “大约是总是不能如愿,所以索性也不歇了这个心思,不往旁边凑了,咱们走之前,我还见它在院子里头啃骨头,估摸着是骨头美味,也顾不得其他了。”卢少业笑道。

  说起天狼时,卢少业脸上也是露出些许的笑容来。

  虽然不过就是只狗,不过是长得高大的一些罢了,若从表面上瞧到是没有任何的异样,可那俨然像人的性子,且聪慧无比,尤其是对沈香苗是言听计从的,到是让卢少业觉得稀罕不已,更是觉得好玩。

  “大约是吧。”沈香苗到是也不在意,只专心去看众人给她以及让带去给文韬还有铁蛋的东西。

  马车继续往前行驶,官道虽然平坦宽大,但到底是夏季雨水多,下过雨之后,又有不少的马车经过,留下一些不算深的车辙印子,走起来难免有些咯噔咯噔的。

  这样的晃动不算大,反而让这平稳行驶的马车成了摇篮一般,晃悠悠的让人昏昏欲睡。

  沈香苗已是有些困倦的闭了眼皮,靠在卢少业的肩膀上。

  卢少业,也闭目养神,但一只手臂搂住沈香苗的肩膀,只防止她睡熟了不小心磕在马车上。

  忽的,卢少业睁开了眼睛,紧皱了眉头。

  一只手,已是放在腰间的那把软剑上头,更是低头,轻声的唤醒了沈香苗。

  “怎么了?”沈香苗被卢少业小声唤醒,睡眼惺忪的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