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怎么回事?我们的守阵弟子全都被虐杀了!是什么人干的?简直胆大包天!”

  “我们这里可是天阴殿总部啊!就算是九幽台的独孤葬仙,也敢在这里杀害我们的弟子!”

  “看到了!就是那个小子!奇怪明明只有金丹后期的修为,怎么能杀死这么多守阵弟子?”

  “不!应该是那女子干的!我们的元神领域都看不穿她的修为!可是她一脸惊慌惶恐之色又不像是敢杀人奇怪!真奇怪”

  苍石峰五百弟子,这一趟足足来了四百多,飞在空中,居高临下的锁定了现场!

  他们都感到非常奇怪,陈小北修为低,青宝胆子小,怎么可能轻易就击杀了九名守阵弟子?这实在是不合理!

  当然,除了感到奇怪之外,他们每一个人都感到十分尴尬,脸颊赤红,甚至火辣辣的发烫!

  先前,他们满以为守阵弟子能摆平陈小北,结果,陈小北一招就秒了所有守阵弟子,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耳光,重重抽在了这些人的脸上!

  但话又说回来!这四百多人,全都是天阴殿弟子,放在天阴旗下一千大域的任何地方,都是拔尖的青年天才!

  自身才能出众,又有天阴殿这座大靠山,他们一个个自然是眼高于顶,傲慢自负!

  此刻,陈小北打了他们的脸,等于是在绝对摸不得的老虎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

  他们怎能不恼?怎能不羞?

  正所谓,恼羞成怒!

  此时此刻,他们一个个,全都如狼似虎的盯死了陈小北和青宝,恨不得全部扑上去,将陈小北和青宝生吞活剥了才能解气!

  不过,他们并没有轻举妄动!

  因为陈小北和青宝虽然看上去不怎么样,但既然敢在天阴殿总部闹事,就必然有着底蕴和靠山!

  就算要战,也要问清楚再战!

  得罪了天阴殿总部,就算是陈小北和青宝背后的势力,也必须付出惨痛代价!

  只见,一名眼眸如猎鹰般深邃的男人,从人群中御剑飞出。

  鹰眼男冷声问道:“你们两个是什么人?为什么来我天阴殿总部杀人?是谁给你们的勇气?或者说,是谁在背后指使你们这么做?”

  事实上,这不是询问,而是审问!

  在鹰眼男和周围所有天阴殿弟子看来,单凭陈小北和青宝两个人,绝对不敢来闹事,背后必然有某个超强的势力在支持!

  而此刻,鹰眼男就是要问出幕后势力!

  光是杀了陈小北和青宝可远远不够,得罪了天阴殿,就连陈小北和青宝身后的势力,都要被连根铲除!

  这样做,是要维护天阴殿的无上霸权,告诉世人,天阴殿绝对不容冒犯!哪怕是杀死一个最最下等的天阴殿弟子,都必须付出惨痛代价!

  这样做,更加是为了维护巅峰势力的体面!不狠狠虐杀陈小北和青宝,不将他们身后的势力连根铲除,以后天阴殿还怎么服众?巅峰势力的面子还往哪儿搁?

  “唔”青宝紧紧闭上小嘴,根本不敢回答鹰眼男的问题。

  陈小北却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淡然道:“我是北玄宗之主!北玄王朝尊王!独孤葬仙的未婚夫!你们家少主烛秋恒的老朋友!陈逐风!”

  此言一出,全场皆惊!

  “什么!?你你就是陈逐风!?天啊你怎么敢出现在我天阴殿总部?”

  “陈逐风!就是他!就是他毁了我们秋恒少主的完美布局!就是他毁了我们吞并九幽台的绝佳机会!他是我们天阴殿不死不休的大敌!”

  “快!快去通报三位主事长老!出大事了!陈逐风来了!来者不善啊!”

  一时之间,现场四百多苍石峰弟子,全都发出了惊慌失措的尖叫,仿佛见鬼了一般,不但不敢靠近陈小北,反而一个个慌忙后退,离陈小北远远的!

  毕竟,当初烛秋恒准备好了完美谋局,又从烛家老祖宗手里借来了天仙器,更是把独孤葬仙引到了北海深处的彩云岛,可谓是占尽天时地利人和!

  然而,陈小北只靠一张嘴,随便忽悠了一通,就让烛秋恒的天时地利人和一败涂地!

  如此丢脸的事情,烛秋恒自然不会告诉下面的弟子!

  正因如此,下面的弟子都以为陈小北拥有无敌逆天的能力,甚至以为陈小北有着三头六臂,是一尊超级妖孽超级怪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