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小杂种!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铁甲猿王怒视着陈小北,怒火仿佛要从眼中里喷出来似的。

  “小子!你可真是狗胆包天!我们大王的伤已经平复,而且,周围全是我们的魔兽大军!今天你必死无疑!”

  那头猿兵则在一旁狐假虎威的叫嚣着。

  它和猿王是同类,虽然体格小了一号,但浑身各处要害,都长有金属甲壳,防御力肯定也超强,若是再成长一些年头,肯定能成为下一个猿王!

  “既然要杀我,那就只管来!”

  陈小北面不改色,道:“我还是那句话!谁要杀我,就先把自己的命准备好!”

  “装什么逼呢?”

  猿兵一脸不屑的说道:“你若不是用那把会拐弯的剑算计了我们大王,今天还有命站在这里么?”

  “昨天是因为我们大王的眼睛无法止血,所以它才暂时撤退,今天它的伤势已经稳住,再次开战,你必定会死在我们大王手里!”

  闻言,陈小北的内心毫无波动,淡漠的反问道:“你这么看好你们大王,敢和我打个赌么?”

  “你想赌什么?”猿兵一脸不屑的看着陈小北,根本不怕陈小北,显然是对猿王充满信心。

  “就赌我能不能赢你们大王。”陈小北淡然道。

  “你赢我们大王?我呸!”

  猿兵信心十足的说道:“就凭你这小杂种,能赢我们大王,我把这条命输给你都行!”

  “这样啊,那我现在就可以收回我赢到的东西了。”陈小北一脸淡定。

  “你赢到的东西?你小子有妄想症吧?还没开战,你赢到什么了?”猿兵不屑的质问道。

  “当然是你的命啊!”陈小北淡然道:“这一战,我已经赢了!”

  “什么?我看你真是妄想症,而且还病得不轻!”

  猿兵一脸有恃无恐的说道:“我们大王还在这儿没死呢!有它老人家在,你小子休想动我一根汗毛!”

  “我不动你的汗毛……”陈小北目光一凝,反手挥刀:“我只要你的命!”

  “飒!”

  陈小北凌空挥刀,距离那猿兵还有十米距离,看上去根本就斩不到猿兵。

  可就在下一瞬间,一道墨色的刀气骤然喷吐,宛如黑龙吐息,散发出一股强势至极的霸道威压。

  那黑色刀气并非实体,看上去更像是一道流光,并不能造成什么实际的杀伤力。

  “你发什么疯呢?离我这么远就出刀?你确定不是来搞笑的?”猿兵一脸不屑。

  “不好!快躲开!”

  刹那间,铁甲猿王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急忙伸手,想要推开猿兵,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飒!”

  那黑色刀气,看似虚无,实际上蕴含着浓烈无比的风之元素,凝聚成一道锋锐无匹的风刃,暗藏着最为致命的杀机。

  “呲!!!”

  仅仅下一瞬间,黑色风刃直接没入猿兵的身体中央,并直接从它的后背冲出。

  仿佛劈柴一样,那头身高七米左右的铁甲猿兵,被直接劈成了一左一右的两半。

  断面平滑,血肉内脏,乃至于脊椎骨,都被平分为二。

  重点是,援兵身上的铁甲,竟像是纸糊的一般,没有起到丝毫防护效果,同样被黑色风刃直接斩过!

  一刀!两半!

  猿兵!死!

  “咔!”

  黑色风刃余威犹在,直接将猿兵身后的洞窟石壁,劈出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这……这怎么可能……”

  看到眼前一幕,铁甲猿王瞬间就傻眼了,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

  “本……本王的侄儿……就这么死了?”

  铁甲猿王匪夷所思的说道:“它可是本王未来的接班人啊!一身铁甲,至少有本王八成的防御力……怎么可能就这样被秒杀了……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铁甲猿王百思不得其解,仔细观察了许久,才惊呼起来:“是那黑刀!那刀好像和昨天不太一样了……小杂种!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又耍什么诡计!”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这是诡计么?”陈小北一脸冷漠,暗自运转真气,加持到黑刀之上。

  “铮!”

  下一瞬间,黑刀发出一阵剧烈的长鸣。

  “呲!飒!”

  紧接着,一道黑色刀气喷涌而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