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席樾带来的这柄伞很大,遮挡两个人绰绰有余。

  黄希言有意离他远了两分,雨水从雨伞边缘落下来,有一半都滴在了她肩膀上,即便这样,她还是没有向他靠近。

  走路回去得要半小时,他们选择回到刚刚的站台等公交车。

  黄希言手里提着那个装饭盒的帆布袋子,低头看着脚边,只要微微偏一下目光,就能看见席樾黑色运动鞋,他立在地面上的黑伞的伞尖,雨珠一滴接一滴往下滚落。

  怔忪的时候,席樾手指轻轻地碰了碰她的手臂,轻声提醒:“车来了。”

  早就过了下班的高峰期,车里很是空旷。

  黄希言肩颈处衣服打湿了,上去时被冷气吹得一个激灵。

  车上有空位,但没有两个连在一起的。

  黄希言在第三排的靠过道的空位坐下,指一指后面,让席樾去坐。

  席樾却说:“不用。”

  伸长手臂,抓住了吊环,就站在她身边。

  黄希言将帆布袋子搁在腿上,两手无意识地抱着。公交车起步,晃动了一下,她肩膀与席樾手臂碰上,便不动声色地,往里面挪动了寸许。

  安静的一趟车,几乎没有人交谈,他们像是被闷在了一个空罐头里,顺着下坡路,轱辘轱辘往下滚落,一头栽入满是青荇的池塘。

  黄希言好几次抬头去看前方LED屏幕上显示的站名,总有一种走错了路的错觉,日常熟悉不过的通勤线路,下雨的缘故,此刻窗外的夜景却显得陌生极了。

  终于到了站,席樾先她一步下去,将伞撑上,向着车门处倾斜,替她挡雨。

  黄希言一步跨下去,小声地说了一句“谢谢”。

  还是并肩而行,黄希言依然刻意地与他保持了一点距离。

  下雨天,餐饮业的生意也不好做,沿路的店铺,拿蓝色塑料雨布,在店门口支起了棚子,牵一颗白炽灯泡,昏昏黄黄的光,倒映在湿漉漉的地砖上,摆三四张桌,却只有寥寥的食客。

  黄希言心神不定,目光虽是看着脚下,心思一点没在走路上。

  “小心。”

  席樾忽抓着她的手臂一提,她恍然回神,才发现自己差点一脚踩上松脱的地砖,别的不说,要是溅上泥水,脚上这双帆布鞋一定是毁了。

  她收敛情绪,往旁边让了让,绕开了那地砖。又走了没两步,听见身后有人喊她,转头一看,才发现不知不觉间经过了何霄家的超市。

  何霄穿着T恤和短裤,脚上一双人字拖,也不打伞,就这么走了过来。

  他看了黄希言一眼,玩笑语气,“说是要辅导我英语的,怎么都逮不见你人啊。”

  黄希言笑说:“我这周末应该有时间。”

  “确定哦?那我到时候微信上找你。”说着,又看了一眼席樾,“樾哥你肠胃炎好了没?我爸说,市医院里他有认识的人,不行的话可以介绍你过去看看。”

  席樾语气平淡,“差不多了。”

  何霄往两人的脸上都瞥了一眼,要笑不笑的,“雨下这么大,你们是散步回来的?”

  黄希言听出来何霄话里戏谑的意思,略有些尴尬,笑了笑,没有出声。

  然而,席樾却“嗯”了一声。

  何霄脸色一时难看得要命,憋了一会儿,看向黄希言,忽说:“我下周过生日,请朋友吃饭唱歌,你要不要一起去?”

  “你跟你同学一起吧,我跟他们也不熟,会不自在。”

  “不要紧啊,我全程关照你好不好?你就唱K的时候去一下行吗?我生日呢。”最后一句话,纯粹是央求的语气了。

  黄希言没办法了,笑说:“如果那天不加班的话。”

  何霄露出个扳回一城的笑容,看了眼席樾,两手抄进裤子口袋里,退后一步,对黄希言说,“那就一言为定了。”说着,转身回店里了。

  经过何霄这么一打岔,黄希言觉得,方才那种微妙的气氛,已经荡然无存。她暗暗地松了口气。

  两人走回到了楼下,席樾将伞收起,一前一后地上了楼。

  到了自家门口,黄希言顿下脚步,转身看着席樾,犹豫了一霎,“席樾哥,后面几天我要跟报社老师出去采访,中午休息时间不固定,也不好总是拜托同事帮我打包,所以……”

  席樾说:“没关系。”

  “你会好好吃饭的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