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黄希言自感上来一趟真是给席樾添了不少的麻烦,这会儿,席樾又在翻箱倒箧地给她找备用牙刷。

  他很肯定家里一定是有的,刚来时采购物资,多买了好几把,只是一时半会儿忘记了把它们塞到哪儿去了。

  “找不到就算了。”黄希言跟在席樾身后劝说。

  席樾说没事,一面打开了餐边柜的抽屉,终于,在那里面找到了,连同包装都未拆封的干净毛巾。

  黄希言抱着它们,有些犹豫,“你洗过澡了吗?”

  “还没。”

  “那你先洗吧,然后你就忙你的去,不用管我了。”

  席樾用浴室的时候,黄希言自发去阳台上待着。

  这房子向南的阳台是打通的,和客厅连作一体。阳台的角落里,放着一张藤椅,椅子腿边的地板上也堆满了书。

  黄希言坐在藤椅上,随意拿了一本。艺术理论之类的书,英文的,她读不大懂,随手翻到其中一章,只管欣赏里面荷兰小画派的油画。

  没多久,浴室门打开了,席樾换了一身衣服,仍然是黑色的。一头湿发,还在滴水,他走到茶几这边,拿上搁在那上面的香烟和银质打火机,抬手指一指书房,“你随意,我一般不会出来。”

  黄希言记得,从前姐姐没少诟病席樾这人情商低。她现在发现,他只是不世故罢了,不代表他不懂情理。譬如这句话,就是叫她放心,他会避嫌。

  黄希言笑说:“谢谢,今天真的麻烦到你了。”

  “还好。”席樾低头,咬一支烟在嘴里,滑下打火机盖子。蓝色火苗腾起,他凑近点燃了,而后朝她点了点头,就往书房去了。

  黄希言洗漱完毕,仍然穿着白天的衣服。

  走进沙发才发现,那上面放了张毛毯,不知道什么时候席樾给她拿过来的。

  她关了客厅灯,去沙发上躺下,抖开毛毯盖上,给手机定个闹钟,放在沙发扶手上,翻个身,一阖眼就睡着了。

  -

  早上黄希言醒来,留意了一下书房里的动静,静悄悄的,不知道席樾是还在画画,还是已经休息了。

  没有贸然打扰,洗脸刷牙之后,拿上背包就走了。

  一关上门,她突然意识到,席樾送她的那尊雕塑,她忘了带走。

  总不至于为了这么点小事敲门吵醒席樾,下回再拿,总有机会。想了想,便就走了。

  赶在上班之前,黄希言去了一趟报社,取了钥匙,又回到住处,洗了个澡,换身干净衣服,再下楼去买早餐。

  超市对面有个早餐铺子,赶时间的时候,黄希言就会去那儿买一个馒头和一杯豆浆,拿在路上吃。

  早上生意好,要排队。她等在队伍里打着呵欠,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转头一看,是何霄。

  何霄手里拿着一盒牛奶,笑眯眯地递给她,“早上好啊。”

  “给我的么?”

  “请你喝的。”

  “那我请你吃包子。”

  “我已经吃过了。”

  “那就下次请你吃。”

  “你不要这么客气,请你的就是请你的,几块钱的事。”

  “好吧。”黄希言笑着挥了一下牛奶,“谢谢了。”

  何霄并没有立即回去,仍然跟她一起排在队伍里。

  他个子算不得特别高,刚过一七五而已。但是黄希言个头也不高,骨架小,又瘦,基本款的白T恤被她穿在身上,也显得宽松得很。

  她头发捋作了两半,垂在身前,他只要一低头,就可以看见她发间露出的白皙后颈,以及她低头时后颈上微微突出的脊柱骨骨节。

  他不得不将视线避开。

  黄希言转头,看何霄两臂抱在胸前,微微仰头看着铺子上方的招牌,笑了,心道他这是个什么姿势,“你不是吃过早餐了么?”

  “我……我找你还有点事!”

  “什么?”

  “嗯……”何霄眼珠直转,现编瞎话,“你英语怎么样?”

  “还可以吧,六级过了。”

  “能不能帮我辅导一下完形填空。”

  “我不一定有时间。”

  “我也是说有空,有空的话,你来超市,或者我帮你送货,你顺便帮我讲讲错题就行。”

  “可以呀。”

  “说定了?”

  黄希言点头。

  对面超市里,何霄他爸在叫他了,“给老子回来送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