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黄希言有种微妙之感,席樾摸她脑袋的手法像摸一只流浪狗。

  席樾将她放在身边的背包提了起来,她顿一顿,说了声谢谢,也就跟着起身。

  在702的门口,黄希言脱下自己的帆布鞋,问席樾有没有拖鞋。

  “只有我的。”席樾从鞋柜里拿出一双黑色凉拖递给黄希言,他自己则光脚踩在木底板上。脚踝骨节嶙峋,脚背似比身上的皮肤还要没有血色。

  黄希言靸上拖鞋,明显过大,不跟脚,拖踏着走路,很费力。

  席樾将她的背包提到了沙发那边放下,自己站在沙发和茶几之间,神色困扰,因为不知道应该怎么招待她。

  最后,说了句:“你可以自便。”

  黄希言被逗笑,走过去问他:“你这么晚还不休息么?”

  “习惯晚上工作。”

  “那你吃过东西没有?”

  他又陷入思索,黄希言一下就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便问:“你家里,有没有什么储备物资。”

  “泡面、面包……冰箱里可能还有便当。”

  黄希言不大信,跑过去一看,真的有,但不知道都过期多少天了。

  黄希言帮他把过期食物都清出来,冰箱一下变得空空荡荡,就剩下半斤姿色磕碜的青李子。

  掏出手机看一眼外卖软件,这附近餐厅几乎都已经打烊了,想来还是只有吃泡面最方便,于是问席樾:“你吃泡面么?”

  席樾点点头。

  是个一应俱全的厨房,只是除了烧水壶,其他炊具瞧不出半点使用过的痕迹。

  烧水的几分钟里,黄希言就待在厨房,整理情绪。

  奇怪得很,说来她不是爱哭的人,平常绝大多数时候笑脸向人。哭的频次以年记,怎么这么巧,让席樾撞到两次。

  席樾一直等在客厅里,好半天没见黄希言从里面出来。

  他从沙发上起身走过去,到门口,看见她低着头,站在灶台前面发呆。

  从小画画的习惯,看东西总率先注意到光影。用作人像打光,顶光当是最刁钻的光源,不容易显得好看。

  但是当下她一半的黑发垂落而下,遮了半边脸,自他的角度,恰好看见光线照在她的鼻梁上,介于半透明和暖调白之间,神来一笔的光,伦勃朗的技法。

  好一会儿,席樾才出声。

  黄希言从失神中回转,转头看一眼,微微笑一笑,忽说:“我想到一件事。”

  “什么?”

  ·

  第一次见到席樾,黄希言读初二,席樾和姐姐都读大二。

  那天姐姐黄安言带她去了崇城美院的一间画室,站在窗外,指着里面一个人给她看,“怎么样?”

  她把脑袋抵在玻璃上,往里看,靠窗一个穿一身黑的男生在做雕塑,一手的泥,皮肤却和旁边的石膏像一样白。

  黄安言说:“我要追到他。”

  黄安言性格如此,一贯的果断且坚决。

  但席樾的难追程度,远远超出了黄安言的预期,花去了整整一个学期,黄安言才如愿以偿。

  黄安言第一次把席樾带去家里玩的那天,黄希言狼狈极了。

  那天是期末考试出分后的家长会,黄希言考得一塌糊涂,自然没有从妈妈袁令秋那里讨到好脸色。

  晚上父母和大哥出去吃饭了,黄希言也不知道姐姐和席樾要来家里,他们开门的时候,她正趴在客厅的沙发上哭。

  黄安言简直震惊,叫席樾先坐,自己去哄她。听说是为了考试成绩,黄安言说:“多大点事,什么值得哭的——我们打算去趟超市,你去不去?”

  黄希言嫌自己丧气,怕搅扰了姐姐和席樾,就推说不去了。

  姐姐跟席樾买了新鲜食材回来,亲自下厨。她单独在客厅里,抱着抱枕,远远地坐在沙发的一角。

  中途,姐姐拜托席樾帮忙去餐厅的冰箱里拿一只柠檬。

  席樾走出厨房,目光向着她坐在的地方瞥了一眼。

  让黄希言意外的是,席樾在冰箱前面站了一会儿,然后一手拿柠檬,另一手拿一盒八喜冰淇淋,径直朝着她走过来。

  他低着头,也没看她,伸手,把冰淇淋递给她,一句话也没说。

  在她惊讶接过的瞬间,就转身走了。

  大四毕业,黄安言和席樾分手,各自出国。

  后来,黄安言又谈了好几任男友,但黄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