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蒋沪生等席樾散步回来,一度等到怀疑人生,直接在沙发上睡过去了。开门声音响起的时候,他手指动了下,手里的手机滑下去,将他吵醒。

  他有点懵地捞起手机,坐起来,探头往书房门外看了一眼,打着呵欠爬起来,看时间,快要到凌晨一点钟,不知道这位哥们儿是不是去火星散了一趟步回来的。

  蒋沪生揉着脖子往外走,“还以为你又跑了。”

  席樾没说话,往浴室去。

  蒋沪生点了支烟,坐在客厅沙发上,等席樾洗完澡出来,“我买了后天下午的机票。”

  席樾擦着头发,顿了下,看他一眼,“哦。”

  蒋沪生对席樾这个反应一点也不意外,“过来确认你还活着,我也就放心了。你真不想接单,我也确实不能勉强你。这么耗着也不是个事,我先回去了。”

  “谢谢。”

  蒋沪生笑了声,“你晓得欠了老子人情就好——还有一件事儿,虽然你们已经分手了,但是你还是给秦澄去个电话吧,她好像有事跟你说,前前后后找了我好几回。”

  “你转告她,不要找我了。”

  “懒得转告,要么你自己跟她说。惯得你,当我是传话筒呢。”

  席樾没什么表情,往卧室走去。

  “你今天不画画了?”

  “嗯。”

  “也好。那你早点睡,别成天跟自己过不去,当在熬鹰呢。”蒋沪生起身往浴室走,想到什么,又停了一下,“那个黄希言,到底去哪儿了?我还想请她吃饭呢。”

  “她明天回来。”

  “哦……难怪你这会儿神清气爽呢,终于又能见到人了,高兴了?”

  席樾直接把卧室门摔上了。

  “你妈……”蒋沪生笑骂一句。

  -

  黄希言次日中午前后回家,郑老师准她休息一下午,第二天再回报社报道。

  回来先了个澡,饱睡两个小时。

  起床之后,换衣服下楼去找吃的。

  今天照例的艳阳天,午后气温高得吓人,晒得水泥路面白花花的。

  黄希言找了个小餐馆,随便点了一碗盖浇饭,吃过之后,去超市找何霄。

  午后超市里没什么人,推门袭来一阵凉风。

  收银台后面空着,黄希言往货架之间找,看见何霄在那里理货。

  喊了一声,何霄动作一顿,起身转过身来。

  黄希言笑说:“今天真热。”

  何霄看着她,表情是淡淡的,片刻,拉开了一旁的冷藏柜门,拿了瓶冰水递给她。

  “直接能喝么?不用扫码出库?”

  “你喝吧。”何霄再蹲下去。剩的东西不多,他摆完了再站起身,把塑料推篮归置好,方问黄希言,“你回来跟席樾碰头了吗?”

  “没有。我中午才回来的,刚吃了饭。”

  何霄勾了勾嘴角,“去出差没给带礼物么?”

  “带了一点特产,在楼上,我晚上给你拿下来。”

  黄希言说话语气、神情都是如常,她希望何霄能够领会,她不愿意现在的一切发生任何改变。

  然而,何霄走回到收银台后面去,一条手臂撑在玻璃柜台上,看着她,下一秒便说:“你过来找我,是愿意给我机会说两句话么?”

  黄希言手里的瓶子,因液化浮了一层薄薄的白雾,她没有拧开喝,把它搁在玻璃台面上,她笑了笑,轻声说:“我过来找你,是不希望我们因为这么一点莫名其妙的小事闹得这么僵。你是我来这边认识的第一个朋友……”

  “黄希言……”何霄看着她,目光里有种决断。

  “何霄。”黄希言截住他,“你可以为你说的每句话的结果负责吗?”

  何霄愣了下。

  “我是个蛮虚伪的人……很多时候,只要当下的日子过得去,我不会有什么动力去改变它。”黄希言坦诚道,“所以,不管你想说什么,你想好。”

  何霄紧紧地抿住了嘴角。

  安静了好一会儿。

  黄希言笑着将那瓶冰水往他跟前推一推,“请我的也要扫码呀,不然你们家库存对不上怎么办?”

  何霄将水瓶抄起来,举起条码枪扫了一下,很是颓然地往她跟前一推。

  回到楼上,黄希言从行李箱里拿出一部分今早上跟几个同事一起去买的当地特产,上楼去找席樾。

  来开门的是蒋沪生,见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