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此时此刻,宾馆房间里,头顶一盏白冷的灯,空调开得似乎有点低了,很响的运作声。

  黄希言盯着手机屏幕,有种失真感。

  确认了好几遍,是席樾发过来的,没有错,方才回复他:“是的。”

  席樾:去几天?

  黄希言:明天上午开完总结大会就回来了。

  席樾:以为你回崇城了。

  黄希言:没有呢,就是临时出差。

  席樾:哪里?”

  黄希言:很近,就在附近的XX市里。

  席樾:好玩吗。

  黄希言:一般般吧。

  席樾:还没休息?

  黄希言:同房间的同事跟朋友出去喝酒了,在等她回来。顺便写写稿子。

  消息回过去,过了好几分钟,席樾才又回复她。

  让她意外的是,那是一张图片,拍的是今晚的夜空,虽然噪点严重,也能看出来,是很亮很漂亮的月亮。

  黄希言立即放下笔记本电脑,穿上拖鞋,走到窗边。一拉开窗帘,隔着外窗污迹严重的玻璃窗,抬头看去。

  被建筑遮挡了些,勉强可以看见,是一样的月亮。

  手机捏在手里,她低头看了看,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复,也不知道,席樾为什么要发来这张照片。

  或者说,她宁愿自己不要去想,为什么。

  因她没有回复席樾,席樾也就没再发来消息。

  她重回到床上坐下,注意力散了,什么也写不进去,只好抱着手机,随便刷了一会儿微博。

  状态栏弹出来一条消息,是沈姐发来的,说要晚一点回来,让她先睡。

  黄希言回复了沈姐,退出与她的聊天框,准备将手机锁屏,定个闹钟休息时,却发现列表里,有新浮上来的红点提醒。

  席樾发来的。

  点开的时候,她心脏微微一紧。

  席樾:这里,离你住的地方近吗?

  附带一个地图app分享的定位。

  黄希言点开一看,一座桥,就在这附近,步行过去八百多米。

  还没回复,席樾又发来一条:如果你还没睡的话,能不能去帮我拍几张照。

  黄希言:做画画的素材么?

  席樾:嗯。

  这时候躺下,恐怕一时半会儿也睡不着,黄希言答应下来。

  她起身换了一身衣服,拿上门卡和手机出门了。

  深夜,温度总算降了一些,但走在路上,空气里仍然有粘稠感。

  跟着导航,步行十来分钟,黄希言到了那座桥上。

  一座纯石头的拱形桥,桥下是一条窄而浅浅的河流。她双臂撑在石材的栏杆上,往下看,河流里倒映着天上的月亮,揉碎了,波光粼粼的,很漂亮。

  拿手机试了试,拍出来的效果很一般,有些后悔自己这一趟过来没有带着相机。

  拍了两张,发给席樾,问他:这样可以么?

  席樾:可以。

  黄希言:我去河边再帮你拍几张?

  席樾:谢谢。

  黄希言下了桥,绕着河堤往前走了一段,找到一段很缓的坡道,可以步行下去。

  好久没下雨,连续的烈日蒸得河水水位降低,露出两边干净圆润的鹅卵石的河床。这河流很清澈,河床几乎没有淤泥。

  黄希言蹲在河边,捡了几个石子,丢进河里,“噗通”的声音,悦耳极了,月光也跟着河面摇摇晃晃。

  玩了会儿,方拿出手机来拍照。

  凑得近了些,效果比在桥上好,多试几次,拍到两张还不错的,赶紧发给了席樾。

  席樾:谢谢。麻烦了。

  黄希言原本想回复“不客气”,看见“正在输入”的提示,就等了等。

  片刻,席樾发来一句:其实……

  黄希言:其实?

  席樾:……其实,蒋沪生想请你吃饭。

  黄希言觉得这句话,实则构不成一个“其实”的前后关系,怪怪的。

  她没去细究,回复道:我和他也不熟,吃饭感觉很尴尬。

  席樾:等你明天回来再说吧。

  黄希言:有点不太想回来。

  席樾:为什么?

  黄希言不知道怎么跟他说何霄的事,随便扯了一句:出差这几天,蛮轻松的,回来又是一堆的事。

  聊天之间,黄希言干脆坐在了一块大石头上,河面吹来的风凉爽而舒适,让她一时间不想动弹。

  手机屏幕一亮,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