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然而,蒋沪生略感意外,黄希言并没有因为他纠正了那是“前女友”而振奋多少,不如说,她仿佛陷入另外一种让他看不懂的低落。

  蒋沪生笑说:“黄小姐对席樾的这些事情都不知道?”

  “我都说了,我只是普通邻居。”黄希言笑意已经很淡了,低头去拿茶杯。

  片刻,店里服务员将两人各自点的馄饨都端上来,黄希言取了木匣子里的塑料小勺子,低头默默地吃。

  蒋沪生知道自己再开玩笑,估计气氛就彻底僵了,正色三分,问黄希言:“席樾在这儿的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

  “我也才来一个多月,了解不深。他……不怎么会照顾自己吧。”

  “一贯如此了。胃病有没有再犯,你了解吗?”

  “听他说过,有时候会胃痛……”黄希言抬头看他一眼,“蒋先生是合伙人还是助理?”

  “有时候是合伙人,有时候是助理,有时候还兼职老妈子……看情况。”蒋沪生一脸的“我就这命”。

  这感叹黄希言倒是可以跟蒋沪生共情,不由笑了,“蒋先生过来,是找他有事么?”

  “带他回深市去,不能老让他这么不事生产下去吧,工作室一群人嗷嗷待哺,地主家也没余粮了。”

  蒋沪生开口,总是少不了插科打诨的腔调,黄希言渐渐已经有些习惯他的语言风格了,可能前头那句玩笑话,真没有故意要冒犯她的意思。

  蒋沪生感慨,“有才华的人就是有本事摆脸色,他都狂成这样,我还不是得屁颠屁颠儿跑来好言相劝。”

  “席樾哥,狂么……”

  “轻狂的狂。这么跟你说吧,他微博上发自己画的画,随随便便就是万转,一群圈内人喊他‘永远的神’。就这样,他还不满足,撂下一句,‘我画的东西是垃圾’,就坚持闭关了。他画的是垃圾,别人还要不要活?”

  “艺术家永远要 ‘眼高手低’不是吗。如果他觉得自己的画完美得不得了,那不是说明往后就只能走下坡路?”

  蒋沪生定睛看她一眼,笑了,“这话,席樾他跟我说过几乎一模一样的。”

  黄希言又尴尬了,低头舀了只小馄饨送进嘴里,不接他的这句话。

  蒋沪生也拿勺子吃了两个,抬眼间,忽然注意到,马路对面有个人,一直在注视着黄希言,“希言妹妹,对面有个男生在看。你看看,是找你的吗?“

  黄希言立即转过头去。

  视线一对上,那男生便大步走了过来,径直将凳子拉开,往黄希言侧对面一坐,紧跟着看了蒋沪生一眼,蹙眉道:“你是谁?”

  蒋沪生笑说:“你又是谁?”

  何霄不理她,转身朝向黄希言,抓耳挠腮的不知所措,“那个……昨天晚上,我真不是故意……”

  黄希言笑着摇摇头,“没事呀,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我……”黄希言的这个态度,反而让他更加如芒在背,憋了半天,也没憋出下一句话。

  黄希言问:“你吃过早餐了吗?”

  何霄:“没有……”

  “那你要不要点一碗。”

  “我等会儿吃……”

  何霄就干坐着,看着黄希言,安静了好一会儿,又说:“那个……你晚上,有没有时间,我想单独跟你说两句话。”

  黄希言微微笑说:“还不知道要不要加班。”

  一旁蒋沪生看热闹不嫌事儿大,“不加班也轮不到你,希言妹妹被我预定了,今晚我要请客。”

  黄希言抬头看他一眼。

  何霄眉头紧蹙,“你谁啊?”

  蒋沪生笑说:“那就说来话长了。

  何霄不想理会这人,看向黄希言,又恳求说:“也不要多久,就耽误你几分钟的时间。”

  黄希言捏着小勺子,缓慢地舀动浮在汤头上的虾皮,“今天可能确实没有时间,晚上要跟席樾哥一起给蒋先生接风洗尘。”

  “所以,你还是生我的气是么?”

  黄希言在心里叹口气,她真的不喜欢这样被追问,本来就是被动型人格,遇事喜欢逃避,“我真的没有生气。我也知道你想说什么,我可以提前告诉你,我不在意。”

  何霄紧抿着嘴,沉默了好一会儿,说道:“那你知道,我是想告诉你,我也不在意么?”

  黄希言张了张口,不知道如何接他的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