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黄希言被叫醒,是在凌晨四点钟。

  一旁的落地灯被揿亮了,她睁眼时被刺了一下,又一下子眯起来,缓了好一会儿,再睁开。

  视线尽处,是席樾清瘦俊秀的脸,她还是迷糊的,就这么呆呆地看着,有点分不清楚,现时是醒着还是仍在梦里。

  直到肩膀再被轻轻碰了碰,一道清冽的声音提醒她:“好了。”

  她这才反应过来,立即坐起身,急慌慌地去找拖鞋,别过脸的时候,耳朵都红了。

  黄希言坐回到电脑前面,打了长长的一个呵欠,将导出完毕的视频从头又检查了两遍,确定没什么问题之后,微信上跟同组的编辑说了一声,约她明早提前半小时到,再做一遍验收。

  这么晚,想必那个编辑也已经睡了,没回她的消息。

  这种前后不着的时间醒来,最是痛苦,头昏眼涩,一闭眼,站着都能再睡过去。

  因此席樾叫她再去休息会儿,她几乎没有兴起拒绝的念头,将视频拷进移动硬盘,不由自主地起身重回到沙发上躺下。

  理智告诉她这时候其实应该下楼回家,但是身体不听理智的指挥。

  实在太困了。

  她意识到还有事情没做,挣扎着想要睁开眼,自言自语道:“我明天早上七点要起床……”

  不远处,席樾清润的声音回应她:“我帮你定闹钟。”

  这句话,让她彻底放弃挣扎,一转念就睡过去了。

  -

  大早,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吵醒。

  黄希言以为是手机闹钟,条件反射去摸枕头底下,摸了半天,什么也没摸到。

  睁眼一看,陌生的房间,心里咯噔了一下;再看,是席樾的卧室。

  她清楚记得,自己是在书房睡着的。

  外面敲门声一阵急过一阵,黄希言没空多想,赶紧下床,靸上拖鞋,跑过去把门打开。

  外头一个提行李箱的男人,寸头,西装革履,面相周正。

  照面他先愣了下,退后一步去确认门牌号,“席樾住这儿吗?”

  黄希言点头。

  “那你是……”话没说完呢,男人便冲她暧昧笑笑,像是觉得自己这话不该问。

  黄希言尴尬极了,“我是他楼下邻居。”

  男人自我介绍说:“我叫蒋沪生,席樾朋友,也是他工作室合伙人。”

  黄希言侧身让他进去,自己赶紧往书房走去。

  蒋沪生放了行李箱,鞋也没换,也径直大步地跟了过去。

  书房里,席樾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黄希言伸手,轻轻地推了他一下,“席樾哥,你有朋友来找你。”

  席樾没有反应。

  黄希言又推了一下,终于,席樾缓缓地抬起头来。

  蒋沪生走过来,直接一巴掌拍他背上,“快给老子醒醒!姓席的,我真是操-你大爷的,你他妈怎么不跑更远一点,跑到西伯利亚去!”

  这个人,明明叫“沪生”,张嘴却是一口北方口音。

  席樾揉了一下额头,脸色很难看,熬夜之后,声音沙哑,“你来干什么?”

  “操-你妈,工作室你还管不管了?!”

  黄希言还想再围观,但时间已经不允许她继续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了,她得回去洗个澡,吃个早饭,赶在上班时间前到达报社。

  当下,赶紧将移动硬盘和笔记本往书包里一塞,然后跟席樾打声招呼:“席樾哥,我先走了,昨天晚上……谢谢。”

  席樾:“嗯。”

  黄希言再冲蒋沪生点了一下头,当是招呼,就挎上背包离开了。

  蒋沪生往书桌边缘一坐,掏西服口袋,给自己找支烟点上,冷笑道:“你说你遇到瓶颈,得出去找找灵感,招呼也不打就跑了,我忍了;你不告诉我去哪儿,我忍了;害老子满世界找你,我也忍了。可你他妈这是找灵感?我看你是找女人、找乐子!”

  “嘴里放干净点。”席樾神色冷淡。

  “秦澄天天到我那儿去找人!”

  席樾不耐烦,推了椅子往外走,却被蒋沪生揪住了衣服。

  他转头冷冷地看了眼,蒋沪生知道他的脾气,松了手。

  “你是不是忘了还有秦澄这么个人,忙不迭地就把陌生女人往屋里搂……”

  席樾打断他,“我们早就分手了。”

  蒋沪生一愣,“什么时候的事?谁提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