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容纯第二天醒来时,林嘉树仍然比她起得早。

  她以为他去上班了,没想到在自家厨房找到他,正在做什么。

  容纯揉着眼睛:“你会做饭?”

  “不太会,只是做些简单的。”

  容纯一听,有点开心——原来林嘉树也有不会做的。

  然而,等她坐在中岛台,见林嘉树断断续续往桌子上放形状完美的溏心荷包蛋、新烤出来的面包片、热好的牛奶,蔬菜沙拉……

  容纯收起找到同类项的兴奋,拿起筷子默默吃饭。

  尝了一口荷包蛋,她点评:“还好,有上升的空间。”

  林嘉树闻言,撤掉她面前的盘子,要拨容纯管家的电话:“还是叫你家厨师给你做吧,我不太清楚你的口味。”

  容纯瞪大眼睛,赶紧抢过来:“不用!我都吃了一半,不能浪费粮食。”

  林嘉树有些意外地挑眉,像是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不是没见过她在食堂吃饭时挑剔的样子。

  他只是说:“不浪费,我吃。”

  但容纯始终护着盘子,林嘉树也只能放弃:“好吧。”

  “就是西兰花有点多,下次少放点。”容纯把里面的菜夹到他碗里。

  林嘉树点了点头,把她夹的西兰花一起吃掉。

  容纯看着他,感觉他终于有了点烟火气。

  视线转移到他左手无名指,上面戴着她昨晚趁他睡着给他套上去的戒指。

  她本来想试试大小,结果正好合适,就懒得拿下来,正好看看林嘉树一觉醒来什么态度。

  从林嘉树脸上找到什么,跟大海捞针一样困难,但他没摘下,也就是说不排斥?

  他有一双好看的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戒指上的一圈钻石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泽。

  容纯本来看中一款时尚的,但最后还是觉得越简单越适合他,只是戒指里有个小心机——戒指内侧刻有她名字的缩写,凸起设计,长时间佩戴再取下,会在手上留下CR两个字母。

  林嘉树注意到她的目光,这才问:“你送我的?”

  “嗯。”容纯托着下巴,“昨天你喝醉了,知道吧?”

  林嘉树:“还好,没太醉。否则我昨晚早就睡了。”

  容纯想到昨晚他的表现,手指蹭了蹭耳朵:“对了,昨晚你没带那个,一会儿你去给我买药。”

  林嘉树手上的筷子一顿,“吃药对身体不好。”

  容纯无意识地戳着盘子里的荷包蛋:“啊?要是不小心怀孕了,是不是太早……而且这种事要先结婚吧?”

  她话刚说出口,就感觉不对——怎么听着有点逼婚的意思?但她虽然也想结婚,目前也没那么着急。

  只是,林嘉树迟迟没有给她回答,让她忽然紧张了起来,就像以前每次都期待他会答应和她在一起那样。明知他不会回应,依旧残留着不可能的希望。

  半晌,林嘉树放下筷子,纸巾擦了下嘴角,抬眼看她的眼神依旧淡淡的:“容容,有件事你必须知道一下。”

  看他严肃的神情,容纯心口怦怦跳,难道是求婚?但又不像……

  时间没有过去多久,但又似乎像是审判前的落锤动作,把感观无限放大。

  林嘉树看着她的眼睛:“我不会结婚。”

  容纯嘴角的笑容还没来得及消失就僵硬在那里:“嗯?”

  “我不会结婚。”他又说了一遍,“而且,我也不会生孩子,我做了结扎手术。”

  容纯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林嘉树很少会和她开玩笑,尤其是在这方面。

  昨晚的温情似乎只是她一个人做的一个美梦,如果不是他手上还带着她的戒指,她几乎要信了。

  牛奶好像已经凉了,容纯呼吸有点艰难:“你……是不婚不育主义者?”

  容纯身边也有很多这样的人,最了解的可能就是姜知愈了。

  她说过,婚姻没有任何意义,生育也只是消耗母体而已,所谓“爱情结晶”不过是将世俗传统美化的说法。

  但容纯没想到,林嘉树也这么打算。她知道他父母在他初中的时候去世了,只有一个阿姨照顾他——就是杨雨薇的母亲。

  所以他不想结婚也是可以理解的?

  林嘉树垂眸,避开她的目光,斟酌了片刻,才说:“可以这么说。我知道你一时间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