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商业场合,两个团队互相交锋,容纯从小到大见得也多,酒桌文化如此盛行,其内核不过是权力压榨。

  竞争这么激烈,甲方选谁都可以的情况下,谁把客户伺候开心了,谁就能拿下业绩。

  这些容纯都明白,但李渊肯定是故意为难林嘉树,不仅仅是因为她和他有过一段闹着玩得往事,还因为林嘉树赢过他的钱,输钱是小,丢份是大,还是在自己的女人面前。

  李渊这狗男人抓到机会肯定往死里整林嘉树。

  而林嘉树面色不改,甚至还笑了下:“李总真是好说话。”

  容纯记得以前见他工作的时候,最大的难题也就是时间不够,但从来没见过他被什么特别的事难倒。

  桌上那杯酒是伏加特,度数多少看不清,但一定不会太低。

  林嘉树接过李渊递过来的酒杯后,仰头就喝。

  酒精让他的眉头蹙了一下,但又马上像喝凉水一样,一口灌下去。

  李渊被他的样子取悦到,大笑着拍他的肩,好像感情很好:“林经理爽快。来,再倒一杯。”

  容纯刚要冲过去,肩膀就被姜知愈按住。

  “别冲动,我过去。你先去那边待着。”姜知愈指了指一个角落,正好被一个盆栽挡住。

  林嘉树工作的领域不是容纯能够涉足的,她也知道插手后,林嘉树的处境只会更难过。

  容纯坐在隐蔽的位置,不断回头看向屏风那边,但什么都看不见,隐约听到声音传来。

  她一着急就喜欢咬着自己的手指甲,这毛病很久都没犯了。

  另一边。姜知愈施施然绕过屏风,先笑出声:“这不是李总么,好巧。”

  李渊看到姜知愈,眼睛微微一动,随即也笑起来:“姜总,巧啊。你也来这玩?”

  姜知愈虽然是娱乐圈那边的人,但也有些身份,圈内的人都知道,她名声在外,一般人也不敢惹她。

  姜知愈看了一圈周围的人,言笑晏晏:“对啊,你们这是在谈公事?那就不打扰了。”

  李渊笑:“不是公事,私下聚聚。”

  他又说:“各位,这位是星途娱乐的总经理,姜知愈,姜总。”

  其他人只当姜知愈是路过,跟着打招呼。

  李渊礼节性问了一下:“姜总,来一杯不?”

  “人老啦,喝不了这么烈的。”姜知愈推辞道,眼波一转,忽而看着林嘉树,“哎?你不是那谁……小纯的男朋友吗。”

  林嘉树工作后已经把酒量练出来一点,但仍然没想到这酒精很快就上头。

  听到熟悉的名字后,眼底有一丝明净,他朝姜知愈伸过一只手:“林嘉树,姜总你好。”

  姜知愈像是偶遇了熟人,笑得更开心:“小纯老是念叨你。既然咱们都在,叫她过来吧,大家一起聚聚,反正她刚刚还在星途,这会儿应该没走远……”

  李渊面色一滞:“容妹又不喜欢喝酒,叫她来她肯定不开心。”

  林嘉树也说:“我们还有事要谈。”

  姜知愈“哦”了一声,看了李渊一眼,抬抬手:“那你们继续,我先走了。”

  姜知愈离开后,可能是怕她告诉容纯,李渊收敛了态度,和林嘉树认真谈起业务。

  容纯大半个心放下一半,抓着姜知愈问:“他有没有不舒服?”

  “现在还没看出来,没事。李渊这人从小玩到大,他不至于把人喝到酒精中毒。你也别太心疼了,人嘛,总是要经历这些。”

  更真实的话姜知愈藏着没说——今天这一幕可能只是冰山一角,林嘉树在今后还会遇到什么赵总钱总。

  容纯心事重重地望向那边,没了继续刁难,李渊那边很快敲定项目,一伙人散去。

  容纯告别姜知愈,跟着林嘉树公司的人。

  到达会所门口,几个人散去,打车的打车,做地铁的坐地铁。

  林嘉树和几个同事一起进了地铁站,有个同事拍了拍他的肩膀,问他有没有事,林嘉树走路不晃,看着像没事人,但他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几个人进入地铁下行电梯。

  容纯跟在他们身后,大约五步的距离。

  现在正是地铁高峰,容纯没带地铁卡,问了地铁人员,才知道可以用手机扫码,等她真正进站,只看到了个林嘉树的脑袋尖,就被人群冲散了。

  她有点茫然地站在一个角落,然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