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在妈妈的鞭策下,容纯小的时候就学了作曲,也发行过几首歌,都不愠不火。

  但《千纸鹤》不同,不仅因为这首歌在容纯心中代表的意义,还因为它是容纯当前所有创作的歌曲中最火的。

  火到什么程度?

  当年随便走到一条有音响的街道都能听到它的旋律,敢和广场舞嗨歌平分天下。任何人都能哼唱几句。央台也来要这首歌的版权,作为某宣传大片的BGM。

  但现在,时代的更迭变换,这首老歌已经被岁月埋葬在互联网的海洋深处。偶然有人提起,但也没有再浮出水面。

  容纯从来没想过,这首歌会存在于林嘉树的手机里。

  ——原来她和林嘉树渊源要比她以为的还要早。

  当时,容纯用小名首字母“YY”当做马甲,除了容彦和容绍辉,没有人知道这首歌是她唱作的。

  不知道林嘉树知道这歌的原唱是他女朋友之后,会是什么表情。

  容纯把激动的心藏起来,准备在合适的时间给他一个惊喜。

  ……

  杨雨薇和李渊在一首歌结束之后就走了。林嘉树把容纯拉起来,也离开迷宫花园。

  容彦的生日聚会总是要持续到后半夜。

  而林嘉树明天依然恢复白加黑五加二的工作作息,不能在这耽误太久。

  容纯也和白露约好明天去S市的航班。没必要跟他们混,吃饱饭后,就带着林嘉树回九栖园休息。

  ***

  “为什么我已经和林嘉树在一起了,见到他的时间还是这么少!”

  容纯正在和白露进行毕业旅行。话题拐着拐着还是回到了林嘉树这里。

  白露实习期结束,和容纯计划着去哪玩耍。

  容纯从小到大去过的地方太多了,叫得上名字的旅游景点都有她打卡的踪迹。

  但白露接下来的几年就要出国了,没必要毕业旅行再飞出去,只想去S市玩一玩,顺便看一场演唱会。

  白露虽然单身,但也在大学谈过几次恋爱,和容纯恋爱没谈过几次,就一根筋吊在林嘉树身上不一样,给她指点指点:“林嘉树不就是那样的人么,你第一天认识他?”

  S市这边也有容家的房产,容纯衣食住行都有人负责。此刻,她和白露一人喝着一杯奶茶,坐在车后座。

  容纯一边喝奶茶,一边说:“工作是很重要,但也没必要这么拼吧?我想和他进行深层次交流。”

  白露哈哈大笑,差点被珍珠呛到,缓了一会儿才说:“你们能深层次聊什么?高数吗?画经济学曲线?还是怎么写代码?或者谈企业并购?”

  林嘉树是计算机和金融双学位,两年修完全部学分,大三就开始被各大公司抢着要。最后去了待遇和前景最好的鑫原投行部。

  要不是容氏集团的重点发展项目不在这两个专业领域之内,容纯早就把林嘉树从鑫原挖走了。还用得着原双双天天借工作之名靠近林嘉树?

  再者,容纯一个学音乐的学渣,想要临时抱佛脚都不知道往哪抱。

  总而言之,鸡同鸭讲,对牛弹琴。

  白露笑完又讲:“知道现在新生儿出生率越来越低吗,就是因为社畜没人权,白天被工作压榨,晚上大家都没时间和精力造人,还好林嘉树不管多晚回家都来见你,你就知足吧。”

  容纯也觉得不能急于求成:“好吧。”

  谈话中,房车已经驶进文化中心,俩人先后下车。

  举办这场演唱会的歌手是近年扫荡华语乐坛的裴唐屿。

  他的门票一票难求,场场秒杀。在黄牛最猖獗的时候,二层看台的价格都能高到在S市买半个厕所。

  容纯这种身份的人,主办方经常送票,从不担心这个,位置还是最前排、视野最佳的专属VIP座位。

  白露是裴唐屿的疯狂歌迷,让容纯帮忙和裴唐屿在后台签名合影,并在朋友圈给大家介绍一下自己的新老公。

  她们不用排队,跟着主办方经理去裴唐屿休息室。

  走廊上,白露小声说:“裴唐屿和林嘉树的性格有点像,你怎么没去追他啊。”

  容纯翻翻眼睛:“你以为我见个好看的就上去追?”

  白露:“别跟我说你看上的是林嘉树的内涵。”

  林嘉树什么内涵?他心里可能住着一个冰箱。

  容纯:“哎,你不懂。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