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容彦其实不怎么过生日,都是他那些狐朋狗友们张罗的,捏个理由玩一玩。

  聚会地点就在容家自己的会所里。

  容纯刚到,就被一群塑料姐妹花们围住。

  她从小人缘就好,男性朋友女性朋友都有。她明白很大一部分是看上她背后的容氏,但也不计较这些,大家一起玩得开心最重要。

  这些姐妹中,她和Lisa关系最好,也是容纯的高中同学,还是个混血儿。见容纯来了,亲密抱着她的胳膊:“你真把林嘉树搞定了?也没带出来瞧瞧。”

  林嘉树说是会来,但没有定具体时间,跟容纯说会稍晚一会儿。她就先来了。

  容纯哼声:“怕你们跟我抢呗。”

  Lisa那双刷得blingbling的眼皮向上翻:“谁敢跟你抢啊,除了原双双那个小bitch。”

  “你们要抢也没事,反正也抢不走。”容纯随便找了个卡座坐下,要了杯Sekt。

  这些女生中当然也有很多磕过林嘉树的颜,但碍于容纯的面子,不敢太嚣张,一边私下流传着林嘉树的偷拍照片,一边说什么“朋友妻不可欺”的鬼话糊弄过去。

  有个女生喝醉了,用佩服的语气敬了容纯一杯:“悠悠,我是真佩服你,能追林嘉树这么久,要我,早就放弃了。”

  “不过你要小心啊……”她打了个隔,“姐当初追了个男的,当时他没表态,很快就和我睡了,后来我才知道他只把我当炮友。以后我就再也不追男人,没劲。”

  Lisa把冰块放她脑门上,让她清醒清醒:“那时因为你眼光太差!”

  容纯当她受情伤,没在乎她说什么。

  她也从来不避讳有人说她太主动,想要什么为什么不能主动争取?

  难道什么都不做,就能让人家就爱上你啊?

  ——想要中大奖还必须买个彩票呢,天底下哪有什么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但确实,容纯自己也没想到她会坚持这么长时间。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轻轻一捅就破了。更何况容纯这样的条件,不是她自恋,是个男的都得考虑一下吧?

  但林嘉树很确定地告诉容纯他不喜欢她之后,就算是从小到大自信心爆棚的容纯也有点坚持不下去了。

  白露问她,长得好的男生一大把,何必单恋一颗草。

  外表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容纯从没和任何人说过。

  ——她第一次遇见林嘉树,其实不是在十一中的演讲台上。

  容纯养过一只猫,给它取名叫旺才,可能是不满意这个狗名字,这只猫一点也养不熟。

  但容纯就喜欢它那高贵冷艳的样子,也尽心尽力喂养它。

  有一天放学的路上,她打算带它做个美容。但半路上,旺才趁司机不注意,跑了出去。

  那天突下暴雨。

  司机接了容纯后,按照原路一路寻找。

  容纯趴在车窗上,只能看到雨柱像一个屏障,隔离了外界,除了大片移动的人影,根本没有旺才的影子。

  容彦打来电话,问她怎么还没到家。雨天容易出事故,让她别在外面瞎玩。

  容纯不愿意走,应付完哥哥后,让司机继续在附近开车。

  直到容绍辉也打来电话让她回家,容纯却看到一个小区外墙的角落,蹲着一个男生的背影。

  所有人都拿着雨伞在雨中等待公交或者出租车,大片慌忙移动的布景中,只有那个男生是永恒定格的片段。

  他一只手用一本教材挡住自己的头顶,另一只手将自己的校服裹在一只已经被浇成落汤鸡的橘猫身上。

  正不知道拿它怎么办。

  司机这时也注意到他,定睛一看:“小姐,那不是旺才吗!”

  容纯点点头,有点怔。

  她想不通什么样的人会在暴雨天里为一只橘猫停下。

  她刚要开窗,立即被眼疾手快的管家制止住。另一边,司机已经撑开伞,去把旺才接回来。

  容纯看着窗外模糊的影子。

  没过多久,司机一个人抱着猫回来了,同时,还有橘猫身上一件男生校服。

  旺才缩成一团,右脚擦伤,流出的血把校服沾染了几块深红。

  容纯抓着驾驶座椅背:“你没让他上车?”

  司机说:“他知道我认识这猫后,连衣服都没要就跑了。”

  容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