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容纯迷迷糊糊在中岛台吃完厨师准备好的早餐,清醒了之后才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

  她喝掉最后一口牛奶,跑回卧室,拿出手机,直接拨了林嘉树的手机号——

  “你昨天怎么没叫醒我啊?”

  容纯让林嘉树留下睡,就是想睡醒之后能看他一眼。结果她第二天醒来根本不知道他是不是待到天亮。

  手机那边,容纯听到工作区员工们交谈的声音和键盘声,林嘉树说:“我叫了,你没醒。”

  “你怎么叫的?”

  该不会就轻轻叫了她一声就走了吧?

  林嘉树停顿片刻:“我在工位上。”

  “嗯?”所以呢?

  “不方便细说。”

  “……”

  容纯突然想到梦里的那个吻——呃,原来不是做梦?

  “这么说吧,”林嘉树说,“临走前你还踹了我一脚。”

  “不好意思啊……”

  容纯有点脸红,忘了她有很严重的起床气,小时候连老爸的头发都敢扯,后来这个任务交给了她哥。

  她又问:“你今天什么时候回来呀?”

  林嘉树想了想,说:“不确定。可能会很晚,你先睡,不用等我。”

  容纯没情绪地“哦”了一声,又不知道说什么了。

  面对面还好,电话里,容纯总是不知道他有没有认真在听。

  通话间对话停顿了几秒,林嘉树倒也没催,期间,他还回了一个同事中午去哪吃饭的问题。

  容纯讪讪地摸摸头发——怎么追他的时候没这么在意他回应,现在在一起反而施展不开似的?

  她说:“对了,你能搬过来住吗?这里太大,只住我一个人,我怀疑闹鬼……”

  林嘉树顿了顿,问:“鬼是男的女的?”

  容纯:“呃……女……的?”

  好像女鬼比较吓人?

  林嘉树平淡地说:“不是男的就行。”

  容纯差点被呛到:“咳……我还没说完,女的有,男的也有。”

  林嘉树:“那他俩是不是一对儿?”

  眼看话题被他带跑,容纯拍了拍枕头:“这是他们的**,我怎么知道。”

  怕他说让她换个房子住,容纯又开始瞎扯:“而且他们好像会附身,换地方也没用。我找人算了算,只能找个男的陪我一起睡,过了七七四十九天他们就投胎了。你说这个男的我找谁呢?”

  林嘉树那边沉静几秒,似乎在思考,也像是在工作:“行。”

  容纯从床上坐起来,开心道:“今天就来?”

  “嗯。”

  挂了电话,容纯在床上打了个滚,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林嘉树不太抗拒和她有肢体接触,只要不是在公共场合,亲吻这些事他都不排斥,在这一点上,尽到了男朋友的职责。

  但,两人现在的状况,还是有点奇怪。容纯觉得这是相处时间太少的原因——虽然在一起很长时间了,其实他们见面的时长加起来可能不到一周,且都是在晚上。

  林嘉树不出差的时候,他会每天回九栖园看她,但有时候容纯实在扛不住,睡着了,只能次日给他打个电话。

  不过她不急。

  人都住进自己家了,急什么?

  ***

  今天下午,容纯所在的音乐学专业进行论文答辩。

  容纯从小就对学习兴趣不大,偏科严重,成绩一直处于班级中游,在年级排名中更是找不到名字,遇见林嘉树后,她也没打算洗心革面。

  她靠声乐一路顺利升学,专业方面不是问题,应付考试绰绰有余。但她查了下A大各专业录取分数,音乐学专业文化课分数线竟然也不低。这才让老爸找家庭教师恶补一下。

  后来录取结果下来,容绍辉见女儿竟然靠自己考上A大了,根本不用老父亲捐几个楼啥的,差点老泪纵横,就差拉个条幅放在自家公司炫耀一番。

  全家唯一一个有理智的人——容纯她哥,不屑地泼冷水:“不过是高了二本线几十分罢了,别说出去丢人。”

  容纯拿着录取通知书在他身边转圈圈,“容彦,你的名字叫嫉妒。”

  后来容纯的一门公共课挂科,又被容彦羞辱了一阵的事,她就不怎么想回忆了。

  容纯承认,在学霸云集的A大,她成绩不好。但在音乐专业课上,她也不是来划水玩的。毕业答辩对她来说小菜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