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容纯每天都想和林嘉树多聊聊他工作上的事,但每次例行的事做完之后,她都没有力气和心情再多说别的,只能软绵绵地靠在林嘉树身上。

  侧脸贴在他胸膛,整个人都被他抱在怀里,鼻腔内全是他身上的雪松味儿,听着彼此的心跳入睡。

  同时,她也把出国这事抛在脑后,出国多麻烦啊,都说国外自由,其实自不自由这事,还要看自己口袋里有多少钱。

  容纯从小到大都没缺过钱,但她不是不知道钱的魅力。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她都懂。

  如果林嘉树为了钱和她在一起,她也觉得无可厚非。反正容纯自认为身上最大的优点除了长得美就是钱够多。

  他想要的话,她也不介意给他花。反正她喜欢林嘉树,也想为他花钱。

  只是,林嘉树很少给她这个机会。

  他是真的没什么特别想要的。

  游戏不沉迷,烟酒不上瘾,收藏品和奢侈品都是身外之物。

  如果不是他在床上的表现,容纯真就信了他是无性恋。

  第二天早上,容纯醒来后,林嘉树依旧走得很早,她恍惚了一会儿,总觉得最近和他在一起像做梦一样。

  容纯吃完饭就被班长叫去彩排。

  A大的舞台比想象中豪华一些,容纯一打听,才知道是原双双给学校赞助了一笔。

  不用说,肯定是为了宣传她自己。说不定还有专业摄影师把原双双的片段拍好,然后再雇个百万调音师把音源调好,放在微博买个热搜。

  这一条龙服务容纯早就听姜知愈说过太多了。没意思。

  白露也有参与毕业晚会的服装设计,她所有事情都办完了,这会儿正给自己放假,闲着也是闲着,就陪容纯来了。

  容纯去更衣室换上演出服,是一件白纱公主裙,让白露帮忙拉后背拉链。

  白露一进去,倒吸一口气,赶紧给自己掐人中:“我说悠悠,林嘉树也太猛了点吧。你看看你后背。”

  容纯往后面一照镜子,肩上和蝴蝶骨上有几道吻痕,脸上一红:“啊……”

  白露摇头啧啧道:“真想不到,他看起来冷冷清清的……人不可貌相。”

  “不怪他,”容纯苦恼的样子,叹一口气,“都怪我的魅力太大了。他把持不住也是可以理解的。”

  白露:“……”

  她干脆改名叫白眼得了。

  这时,换衣间另一边突然响了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摔在地上。

  容纯和白露对视一眼,不知道另一边是谁,刚刚这里还是容纯一个人。白露把容纯的后背拉链拉上,俩人走出换衣间,正好和原双双以及她助理碰上。

  几人对视了一眼,谁都没主动打招呼,出了门分别往两个方向走。

  原双双知道了林嘉树和容纯在一起,竟然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

  容纯习惯了被她针锋相对,看她没过来讽刺她两句,还有点不习惯。

  她摇摇头,专注练习自己的歌。

  彩排而已,容纯只是简单唱两句,走走流程,虽然她已经几年没在一群人面前唱歌了,但也不怯场。

  她的部分结束后,再过几个节目,就是原双双。

  容纯也不是第一次听原双双唱歌了,每次都能被她的新错误震惊到,这次这首歌高音部分整个降了个K,她应该练了一段时间,唬一唬外行人还可以,但在她这个原唱面前就成了笑话。

  容纯也没忍着,在她唱完后就笑了笑。

  她已经躲在角落里了,原双双就跟有雷达似的,第一时间就把容纯锁定。刚要发火,却想到了什么,回她一声冷笑。

  彩排很快结束,原双双带着助理离开的时候,经过容纯,故意撞了她肩膀一下。

  力道不小,容纯踉跄一步,幸好班长扶了她一下,才站稳,蹙眉看她。

  “不好意思啊。”原双双回头,倒是一脸抱歉的样子。

  看得容纯一阵恶心。

  “没、关、系。”容纯一字一字地说,“下次记得带眼睛出门。”

  原双双轻哼一声,刚要走,注意到容纯手臂上的新款铂金包,又停下脚步,一副姐俩好的样子:“呀,容纯,这包还没上市你就拿到啦?”

  容纯所有衣服鞋子包包,都由管家打理,她看中哪款就让人送来,放在衣帽间里分门别类。由于数量太多,她也不知道她身上带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