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既然不能见面,容纯每天只能和林嘉树视频聊天。说是聊天,也不过是看着他工作时的状态。

  好不容易熬到四天过去,她首先看到同学群里发了一条有关林嘉树的消息。

  林嘉树不在A大,但A大仍然有他的传说。

  虽然这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要归功于容纯。

  A大从不缺少名人,但容纯仍然是最令人瞩目的那个。她风风火火追林嘉树的时候,周围人都是本着看笑话的目的看着这个高岭之花如何花式拒绝容氏千金。

  林嘉树时隔两年回到A大代表公司进行招聘宣讲,小道消息灵通的人已经在群里吆喝起来。

  还有几个好事的人@容纯。

  除了容纯的一部分朋友,学校里还没多少人知道他们确实在一起了。

  按容纯的话说:“我享受这种打脸的感觉。她们越是瞧不起我,知道真相的时候脸越疼。”

  当然她也有点小心思。情敌数量如此之多,万一有人看她成功了,也去纷纷效仿,撬她墙角,那她一天天不用吃饭了,光是气都能气胖。

  但容纯觉得,怎么别人追他,他都没答应,偏偏答应她呢?一定是她有他特别喜欢的地方,只是他不好意思说而已。

  刚追林嘉树的时候,关于他到底喜欢男生女生的问题,容纯就花了很长的时间去打探。

  林嘉树从不表态,可能是觉得这个问题有点难以回答——回答女生,那容纯就会得寸进尺,回答男生,那更不可能。

  于是容纯观察过一段时间,林嘉树虽然偶尔会和同学们一起上下课,但和谁他都淡淡的。

  你问,我就答,还是用最简短的短句回答。你不问,我绝不主动说话。

  后来,林嘉树还真被容纯的一个gay蜜盯上了。

  gay蜜要去试探,回来后丧丧地告诉容纯:“他喜不喜欢女的我不知道,但他绝对不喜欢男的。”

  容纯激动得给了gay蜜一个拥抱:“以后我和林嘉树结婚,你的喜糖一定是最多的!”

  gay蜜气得要踹她:“滚,老娘不吃糖,你要让我脸上都长满痘痘吗!”

  说罢,他就陷入失恋的悲伤氛围中。

  容纯不管他,撸起袖子:“我要去追林嘉树了。”

  gay蜜擦了擦自己的眼线,慢悠悠地说:“他不喜欢男的,也不代表就喜欢你啊。”

  容纯指着自己的鼻子:“我!是女的!”

  gay蜜:“你听过无性恋吗?”

  容纯愣了一秒,她倒是忘了还有这一种可能,拎着包出门:“是不是,问问就知道了。”

  容纯托自己强大的关系网,搞到了林嘉树的课表。他在修双学位,每天几乎都满课,连晚上都有选修,还要兼顾一下学生会的职务。

  只有周五晚上,他才会到图书馆看一晚上的书。

  容纯就是这个时候抱着一本古龙小说去占座位。

  林嘉树的身影从图书馆的玻璃转门一路过,容纯跑到在他身前:“学长,你有喜欢的女生吗?”

  林嘉树就像平时对待容纯那样,看她一眼,然后就把她当成空气。

  容纯也习惯了他清冷的对待,继续说:“如果有,你告诉我是谁,唔……虽然我是不会为了追你改变我自己,但我想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她。”

  林嘉树进了图书馆,容纯紧跟着他刷了卡,周五晚上人不多,又不是考试周,还有很多空位置,他手里翻着最新期的财经杂志。看书速度很均匀,丝毫没被某人打扰到心情。

  进了图书馆,容纯就不能说话了。

  她从旁边做作业的男同学借了纸和笔,给林嘉树写道——

  【如果你有喜欢的女孩子,那就去追啊。我看上的人追女孩子一定很容易。虽然你这人看起来挺无趣的,但相信我,没有人能拒绝你。

  你要是追上了,那我就不来缠着你了。别看我这样,我对插足别人感情的事没兴趣,倒不是我多么有道德感,而是我觉得,如果你真的喜欢她,那和她在一起的你才是最开心的。

  但万一你追不上的话,你可以回头看看我呀学长,我可以带你吃好吃的,带你玩遍全世界,而且我长得也好看。如果你不了解我的内在,可以先爱上我的外表,我不介意的!】

  末尾画了颗爱心。

  作业纸递过去,挡住了林嘉树财经杂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