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又是一个毕业季。

  芸陵市的天气和毕业生的心情一样火热。

  然而所有的忙碌都和容纯没有半点关系。

  毕业论文写完之后,她基本解放,如无本人必须出面的事,一概不出现在太阳底下——绝不让自己有半点晒黑的可能。

  此刻,容纯坐在观众席前排视野最佳的位置,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这季的新品没有几个看上眼的,如果不是为了陪朋友,她才懒得过来。

  容纯右边坐着的就是品牌方经理,她不着痕迹地扫了容纯一眼。

  容家小公主身上的衣服从来不会重复,且一向仗着自己身材好,什么都风格都敢往身上套。

  从礼服上独特设计来看,这款高定出自设计大师LizSui。

  颓废摇滚与哥特童话结合在一起,袖口还有用金线手工绣制而成的容纯名字的缩写字母。而容纯本身的娇媚气质却很好地融合了礼服的风格,更显得她不把一切放在眼里。

  经理刚要从衣服开始全方面三百六十度夸耀一下这位大小姐的美貌,就注意到她打完哈欠,放下左手的无名指上,戴着一颗鸽子蛋,在人工灯光下折射着璀璨的光芒。不仅闪瞎了经理的眼睛,还闪偏了她的嘴。

  经理已经拟好的万字彩虹屁还没来得及吐出口,就不经大脑地问了一句:“悠悠,你订婚了?”

  这种顶级的钻戒,一般都是拿来做定情信物,要么是女明星们在重要场合借来展示身价的。还没见过谁带到相比之下平平无奇的秀展上。

  悠悠是容纯的小名,本来只有家人知道,但朋友们叫得多了,外人也开始套近乎地这么称呼她。

  容纯像是才反应过来手里戴着这么个沉东西,低头瞧了一眼,“哦”了一声:“不是,我今天换完衣服,感觉手上缺个装饰,正好在化妆盒里看见,就顺手戴过来了。”

  随后她还嘀咕一句:“我说之前怎么总感觉丢了件东西,原来让我放在那了。”

  “……”经理憋了半天,吐出一句,“是啊,有的东西就是你不找,才会突然冒出来。”

  容纯深以为然地点头,这才想起来回答经理之前的问题,手指绕着肩上的发尾,状似不经意地回答:“你刚刚说订婚?哎,现在结婚是不是太早啦,我和我男朋友才在一起三个月不到。”

  经理眼睛更是睁大,容纯前几年一直在追一个同校的学长,流言都传到她这里了,就是至今没追上,不知她口中的男朋友是不是传说中的那位。

  “你男朋友是……”

  容纯:“他叫林嘉树。你认识吗?”

  经理一听到这个名字,哦了一声,心想果然,面上堆起笑容:“之前见过一次,你们简直绝配啊。”

  容纯明艳一笑,接受了她的恭维。

  秀展内灯光闪烁。女装过后,开始男装走秀。

  T台上的模特像机器人一样冷漠的脸。

  白露一直在专心看展,没有听到旁边上司和容纯的悄悄话,这会儿她想到什么,戳了戳容纯的胳膊:“你看那个模特像不像林嘉树?”

  容纯抬眼望去:“胡说,我家嘉树比他们好看多了。”

  这句话换来白露今天第N个白眼。

  容纯手心撑着下巴,心里却认同白露的说法。

  事实上,林嘉树比台上这些人更适合当模特,而不是出现在CBD的办公楼里。

  不止是因为他的身材和长相,而是——林嘉树拥有和男模特一样犹如面目神经坏死的脸。

  容纯甚至不记得什么时候见他开怀笑过。哪怕是微笑,最多是嘴角一牵,笑意不达眼底。

  想到这,她拿出手机,噼里啪啦地打字:

  容纯:【想你了。】

  容纯:【你在哪。】

  容纯:【还在忙?】

  容纯:【看到短信回我。】

  容纯:【下飞机我去接你。】

  末了还丢了N多个毫无意义的表情包,一整个屏幕都被她刷屏了。

  旁边的白露不经意间瞥她一眼,微微侧头,忍不住提醒:“你不要逼得太紧。”

  容纯抬头,大眼睛眨了眨:“有吗?我们正常聊天就是这样啊。”

  白露:“……”

  容纯歪头笑笑,一只手捂着自己的脸:“毕竟我们现在正在热恋中嘛。体谅体谅。”

  “讲真……”白露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