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扶苏站在函谷关上,望着不远处的连绵军势,神色也是颇为凝重。

  二十万的军马,站在一起,可是令人感到相当的震撼了!

  而且,自从将赵军五万先头部队解决掉之后,这赵军也变得谨慎了起来,没有给秦军丝毫的机会。

  包括前两日,赵军其实已经有部分军队来到了函谷关,可却并未第一时间对函谷关发动进攻,而是摆出了防御的阵型,静静地等候赵军所有的军队到来。

  而眼下,赵军二十万军队尽数到来,显然就到了开战的时刻。

  扶苏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说实话,这一天,他也等待了很久了!

  “对面秦将,两军阵前答话。”忽然间,一名赵军的小卒子跑到了函谷关下,向秦军喊话。

  扔下这句话之后,小卒子便飞快的跑回了自家的军阵之中。

  显然,要做这样的事,也是颇为的危险,毕竟他也不知道秦军会不会一箭直接射杀了他。

  不过一般来说,双方的将领都不会这么做,因为一名小卒子,就算是射杀了也没有什么价值。

  其不过是充当一个传声筒的角色。

  “王上,臣这就去会一会这赵军的大将军。”蒙恬沉声。

  “呵呵。”扶苏轻笑了两声,道:“赵军如此,不过是想试探一番我秦军的底细。”

  “我岂能不如他所愿?”扶苏嘴角不禁露出一抹冷笑,道:“况且,我与那陈余怎么说也算得上相识的老朋友了,故友来了,岂有不见的道理?”

  “蒙卿,你在此守候,旁人在此,我不会放心的。”显然,扶苏也知道,蒙恬就是如今秦军的定海神针,只要有他在,秦军就安稳如山,绝不会出什么大纰漏。

  见扶苏坚持,蒙恬也不再相劝,看向了扶苏身边的高宠,蒙恬神色凝重,叮嘱道:“一定要保护好王上。”

  “将军放心,就算是臣死了,也绝不会让这些反贼伤害到王上一根汗毛。”高宠此刻神色也是分外的严肃,显然,他说的这些,并非开玩笑。

  函谷关的城门打开,扶苏一骑当先,在距离那陈余百步的时候,见那陈余孤身一人站在那里,扶苏挥了挥手。

  身后的高宠也是会意,止住了步伐,任由扶苏一人前行。

  陈余打量着来人,不过三十岁上下,可举手投足之间,却是自有一股雍容尊贵的气度,其身上的服饰虽说看上去并不华贵,可以陈余的眼光来看,这衣服的做工却是相当的精细。

  高耸的眉骨配合上微微上扬的剑眉,似怒非怒,底下双目炯炯有神,可看上去却是颇为平静,若是长时间盯着去看,这眼中又仿佛有着一股深邃,不可捉摸的意思,其中,更是彰显出无限的威严。

  “秦廷何时出了这样一个人物?”陈余不由的在心底暗自思忖,望着眼前这人,陈余隐隐有一种熟悉之感,可就是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此人。

  按照他的设想,来人应该是秦军的一位高级将领,即便是蒙恬站在他的面前,他也不会感到丝毫的奇怪。

  毕竟先前五万赵军全军覆没,多半谋划之人就在函谷关内,而且,就是如今秦军统帅之人。

  “吾乃赵国大将军陈余,尔是何人?”

  面对着陈余的质问,扶苏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冷哼一声道:“大将军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

  “当年大将军如何逃出洛阳的,可还记得清楚么?”

  话语如同惊雷一般在陈余耳边诈响,此刻陈余再度看向扶苏之时,眼中不由自主的露出恐惧之色。

  在洛阳,他耗费了无数的心血,方才将洛阳打造成了一个他的基地。

  可是,也正是因为那一次,他陈余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惨败,洛阳,成为了他心中不可抹去的伤痛。

  即便今时今日回忆起来,陈余背后,亦是不由自主的冒出一层冷汗。

  当年若非他在洛阳经营日久,那一次,他的人头,可就该摆在嬴政的案几上了。

  “你…你是…秦王扶苏?”在这一刻,陈余终于记起了这位故人。

  当日从洛阳逃离之后,不久他就打听出来,原来他所碰上的正是公子扶苏,此刻道出扶苏的身份,倒也是正常。

  只不过,陈余到了此刻也确定了下来,扶苏根本没有遇刺,或者说刺杀根本没有对扶苏造成任何的伤害,不然的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