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对了,我听说花涟红还有一个孪生兄弟?”

  “你怎么知道”苏唐略一惊讶,转而继续说道:

  “我还以为这事儿出了西后苑就没人知道了呢,花涟红有个孪生弟弟,叫花漪彤,只是身体不太好,娘胎里带的病,常年在家不出门,正好花涟红唱戏势头更甚,所以很多不熟悉花大叔的人,都以为他只有一个儿子呢!”

  ******

  花如海的家就在西后苑东北角落,一件瓦舍外连着两个草棚,草棚子里养着些鸡鸭。

  瓦舍门大敞着,沈云微刚想敲门,就被小乞丐制止了。

  苏唐做了禁声的手势,又指了指屋里。

  虽然都说田时培治理有方,郎溪县民风淳朴,夜不闭户路不拾遗,但是这大白天就这么闯进人家家里去,沈云微还是从未做过,现下心虚不已。

  看着苏唐轻车熟路的进去了,此刻觉得他不像个乞丐,倒像是个贼。

  三人小心翼翼进了花如海家,一路摸到了东厢房窗沿下,沈云微和三七都不敢抬头往里看,毕竟这不是在自己家里。

  苏唐倒是不在意,悄悄抬起头,只见屋里榻上躺着一人,另有一人坐在榻沿,这坐着的正是花涟红,那躺着的想必是久病不出门的花漪彤了。

  ******

  “听红娘一声请梦儿惊觉,恰才向碧纱窗下画了双蛾。你道我俊脸儿吹弹得破,知道他读书人福命如何?”门外传来一声西厢记。

  “不好!”

  苏唐赶忙拉着二人跑到鸡圈后面躲了起来。

  三人挤在鸡圈后面甚是拥挤,三七吓得大气都不敢喘,沈云微还镇静些,她探出头看着进了花如海家的女人,身形瘦挑,眉目如画,略施粉黛,如不是手上的金镯子晃眼,那真是清丽可人了。

  “这是花捕头的夫人吗?”

  沈云微压低了声音悄悄问着苏唐,却没人回答自己。她转头一看,发现苏唐正盯着那妇人目不转睛,眼神隐隐透着寒光,正疑惑时,门外又一声音响起:

  “莺娘啊,你回来了”一个老妇人紧跟着林莺儿进了门。

  “是陈婆婆来了”林莺儿回头一看收起笑容,露出一脸悲伤,转瞬间眼睛就湿润了。

  “莺娘啊,你家官人才进了大牢里,我也是担心你过来看看”

  “多谢婆婆关心了”老妇人一看立马扶着林莺儿进了正屋去。

  沈云微好像明白了苏唐为何会是那样的眼神,这林莺儿人前人后完全是两个人,刚刚明明还笑意盈盈地哼着西厢记,转眼间就像那死了丈夫的殷王氏一样。

  不知为何,沈云微脑海中会突然冒出殷王氏的脸,还跟这林莺儿联系在了一起。

  见那林氏和老夫人进了屋去,苏唐才转头跟沈云微正色说道:“这正是花大叔的娘子,林莺儿”

  三人在鸡舍后面蹲的脚都麻了,终于见林氏搀着那婆子一同出了门。

  ******

  “你们是谁?”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音,将三人吓了一个激灵。

  三人回身一看,是花涟红。

  沈云微一直听说花涟红生的好看,却没想到是如此清秀一少年。他一身灰色布衣,面容清瘦,跟母亲林氏长得极像。

  “涟红,是我”苏唐站起身来,笑眯眯的回道:“这两个是我朋友”

  “你来干什么?”

  “这......这不是,对了,就是花大叔昨天......所以我来看看你”苏唐一时慌乱中,竟学了那婆子的话来糊弄花涟红。

  不过花涟红也没说什么,依旧面无表情,看向沈云微的时候略有一丝疑惑,但也是一闪而过。

  “是啊!我是沈云微,花大叔曾经也帮过我的忙,此次他出了事,我们就求了苏唐,让他带我们来看看,三七”沈云微也立马说到,紧接着转头喊着三七,示意她把因为紧张而抱在胸前的酥糖蜜饯拿出来。

  三七也是慌乱极了,生怕让人当了那入室小贼抓起来,连忙将酥糖蜜饯递到花涟红跟前。

  “苏唐?”

  花涟红看了看小乞丐,又看了看递到眼前的一大包蜜糖,虽心有疑窦,却不好在说什么。

  “涟红,漪彤可好些了?”苏唐连忙问道。

  花涟红脸上闪过一丝惊慌,虽立马恢复了镇静,但还是被沈云微看出来了。

  这些年,沈云微在沈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