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掌箍完那名秀女,掌珠方扫了一眼在场的其他秀女们。

  “小主们,这里可是皇宫,诸位小主若是没有要事,还是老实待在自己的院中比较稳妥!”

  掌珠说完,又看了一眼跌坐在地的身穿鹅黄衣裳的秀女,才挺直腰背,神情高傲的离开了湖边。

  那名被打的秀女低着头,掩盖着自己脸上的伤痕。

  内心已经恨得咬牙切齿。

  走着瞧!

  连一名侍女也胆敢管教与我?

  其她秀女们尴尬着道了别,快速远离这片是非之地!

  等秀女们都离开,那名跌坐在地的秀女方抬起头,恶狠狠的瞪向树下那两个心惊胆战的宫女。

  “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扶本小姐回宫!”

  那两名宫女一抖,忙走上前来将这位秀女从地上拉起来,扶回了储秀宫。

  等回到储秀宫,院中已经站了些许秀女,正嬉笑着看着她们进来的方向。

  宫女们快速将自己的小主送回房间,一个去端水,另一个去了太医院。

  只有这位秀女独自待在房间中。

  她慢慢的抬头看了一眼四周,发现没人在,才将自己缩进了床角,低声抽噎。

  作为外县县令之女,她平时在家中作威作福,习以为常。

  她平时虽然有些骄傲,但是自认为待人还是很和善。

  在她老家,谁不说一句,林婵媛是个温和待人之人。

  此次前来宫中,父母更是给自己耳提面命多少次,要自己在宫中保全自己,处好关系,拉拢朋友,不可轻举妄动。

  她平时也是极守规矩之人,只是前一段时间,她们通过了秀女的选拔,被暂时安置在储秀宫。

  连续很长时间,出了门,便只能从院中看见那一小块天空。

  秀女们整日修习礼仪,早出晚归,忙的一塌糊涂,她便也静下心来,安静的练习。

  今日好不容易休息,正好秀女中有人提议去御花园玩,她想着御花园那么大,不一定会遇见什么贵人,便也跟着去了!

  可谁知正垂钓间,便听见有人在距离她耳边极近的地方说了一句贵妃。

  贵妃?

  她讶异的扭头,只看见不远处的路上站了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

  这便是贵妃?

  当今圣上只有一位贵妃就是鼎鼎大名的如贵妃。

  她对这位如贵妃可是好奇已久。

  但是现实却给了她一记耳光。

  她被这位如贵妃派人打了耳光。

  如此狼狈的被送回了储秀宫!

  还让这么多人同时看了热闹!

  居然没有人上前来关心自己!

  林婵媛咬了咬牙,将自己缩的更紧了些。

  这便是皇宫吗?

  令人这般冷漠自私的地方!

  御书房,侍卫从外面转了一圈,再度回到御书房。

  “陛下,刚刚在御花园,有位秀女顶撞了如贵妃。”

  站在窗前出神的皇帝扭头看向侍卫。

  “如贵妃可有伤到?”

  “并未!反而严惩了秀女!”

  “下去吧!”

  “是!”

  皇帝重新扭过头看窗外,疲倦的闭上眼。

  身后,一名高瘦的内侍取来了袍子披在皇帝身上。

  “陛下,窗边风大,小心为妙!”

  “风大又如何?将朕吹倒吗?”

  皇帝哼了声,却是回身去了御案前坐下,拿了奏折批判。

  高瘦的内侍便站在皇帝身侧,帮皇帝打下手,或者帮皇帝添茶、研墨等。

  他虽然一直在桌案四周活动,但是眼神始终没有离开过皇帝。

  和这么多人周旋,陛下还是太苦了!

  宫外,百姓茶余饭后讨论的内容已经从荆国公主准备和永宁候府联姻之事,变成了前一段时间的三国使者冲突。

  “那名青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让三国使者同时争夺这一人?”

  “据说是外地来的,但是具体的,谁知道?”

  “我我我!那名青年曾和路上同行的旅者透露过,他是从很远的一处村庄赶来,据说他学识过人,准备来京城求学!”

  “噗,求学?”

  “他是不知道京城中就学识过人的人多吗?”

  “哈哈哈!”

  “言归正传,为什么这个人这么受欢迎?”

  “好像有人很好奇这个人带的某些东西!”

  “那其他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