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宇文哲来到御花园,御花园比起以往来说冷清了一些。

  这几天因为灭佛之事,长孙皇后的心情受到了很大的影响,甚至有些动了胎气。

  长孙皇后心情不好,整个后宫的气氛自然跟着降到了冰点。

  也就是长孙皇后懂得是非,识得大体,要是换了其他人,恐怕早就闹起来了,宇文哲也别想在家一躲就是三天。

  凉亭处,李世民坐在石凳上,手里拿着黑棋,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宇文哲发现了李世民的一个习惯,找哪个大臣有事的时候,非得拉着这位大臣摆上一局,弄得自己多看重人家一样。

  宇文哲走到凉亭里面,长孙皇后直接把头扭到了一旁,不予以理会,李治刚想说话,也被长孙皇后按了回去。

  宇文哲苦涩的张了张嘴,我这是招谁惹谁了,不也是为了你家的天下吗!

  李世民正下到兴起,黑子啪啪的往下落,速度很快,给人一种手舞足蹈的感觉。

  宇文哲坐也不是,走也不是,只能尴尬的站到了一旁,看着两人下棋。

  又过了半个时辰,李世民兴奋地表情突兀的耸拉了下来,死死地盯着棋盘,手指上的棋子“当啷”一声掉落在了棋盘上。

  “朕,怎么输了?”

  “陛下,您太过于得意,露出了致命破绽啊!”

  李世民对面的那位大臣,笑着点了点头,道。

  “傅奕,你的棋风也变得如此大胆,到底是和谁学的,近些年来,你们这些老家伙的棋力都是怎么了,朕想赢一局都很困难,也就房玄龄还能合朕的心意!”

  李世民盯着傅奕,恨声说道。

  宇文哲在一旁撇了撇嘴,“真是不要脸,近些年来,也就房玄龄还让这你,这不是明摆着点拨人家,故意输给你才行吗!”

  “呵呵,陛下让老臣留在长安,是为了主持灭佛一事,此事需要果敢、迅疾,老臣又怎么能输呢,老臣绝不能输!”

  傅奕说完以后,转身看向宇文哲,随后对着宇文哲行了一礼,“林将军,本官傅奕,闻名不如见面,林将军果然大才!”

  “傅奕你是傅奕傅大人!”

  宇文哲顿时瞪大了眼睛,道。

  这么来说,眼前这位傅奕对自己有好感,也就有了解释,没想到李世民竟然把灭佛一事交给了傅奕去办。

  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情形下见到傅奕,也许宇文哲根本想不起来,这位傅奕到底是谁。

  一身官府没有丝毫褶皱,头发苍白,一丝不苟,神色淡然,眼神明亮,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之力,看人的目光就仿佛是在审视,官威浩荡,非是凡人!

  傅奕在历史上记载的并不多,记载的最多的,也是傅奕对于佛教的抵触,多次上表灭佛。

  人生死寿夭,本取决于自然;刑德威福,皆由君主决定。而佛教徒诈称,贫富贵贱由佛主宰。这是窃人主之权,擅自然之力。

  佛教肆行,其恶果是“海内勤王者少,乐私者多”立于五庭、看膝下、不忠不孝者、聚结连房。故它入家则破家、入国则破国。“稚奴,贞儿,自古以来,君为轻,民为重。ĸ但是,倘若有一天百姓抛弃你,选择了信仰别人,你又该如何,还会不会继续背负着黎明百姓走下去。

  这方天下是你李家的,其他人都会看着你,看着你的选择!你的抉择,又是什么?”

  宇文哲轻声说道。

  “老师?当然是继续走下去,我李家的子民,要是自己都不管,其他人更不会管了呀!

  况且,父皇勤政爱民,百姓有好日子过,怎么可能还会去信仰别人!”

  李治一脸疑惑,好像宇文哲的问题就跟白痴一样。

  李贞站在一旁,脸蛋皱在一起,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哈哈哈,好,稚奴说的好!这是朕李家的子民,怎么会去信仰别人,怎么能去信仰别人!”

  下一瞬间,一道畅快淋漓的大笑声,在人群中响彻。

  宇文哲豁然转身,单膝跪在了地上。

  “末将林哲,见过陛下!”

  “呀,父皇!”

  高阳被宇文哲的动作下了一跳,转过身来,一眼便看到了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站在人群中。

  因为除了这一队人,其他的全都跪了下去。

  “稚奴、贞儿,见过父皇,母后!”

  李治和李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
  • 笔趣阁8
    95
  • 起点
    95
  • 3Q读书
    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