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衣手遮天 第一一一章 脸皮厚

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 本站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站推荐:一吻成婚:抱得甜妻归重返青春之不负韶华24小时心愿便利店将令难违蓬门伊始剑与樱花与君执手赋红妆舌尖上的聊斋穿越之狠心毒医得鹿记
  谢景泽有很多话想说,可这是永平侯府,并非是说话之地。

  主院很快就到了,隔得远远的,便有下仆恭恭敬敬的来迎。

  谢景泽用余光瞟了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今日便是路,都清理得干净了些。

  雪整整齐齐的堆在两侧,提着火笼子的女婢低着头,像是头上戴了什么枷锁。

  明明以前,一个个的都是用鼻孔看人的。

  他想着看了看身边走着的柴祐琛,他不怒不笑,毫无表情,好似引路的美人都是泥塑的一般,甚至连着永平侯府,在他眼中,也不算什么。

  谢景泽想着,手紧了紧。

  若是他也能有这番底气与本事,又有谁还会小瞧妹妹们呢!

  他想着,看着主屋门口晃动着的珠帘,来年春闱,一定要高中啊!

  “柴二公子好久不来,你阿爹阿娘可还好,兄长的身体好些了吗?侯爷今日出门会友了,尚未回来。”

  一进屋,永平侯夫人便站了起身,笑眯眯的迎了过来,半句也不提柴祐琛进了永平侯府,不先来向主家问好,却直接去了谢保林院里。

  柴祐琛拱了拱手,“我这是头一回来。”

  永平侯夫人的嘴角抽了抽,柴祐琛不喜欢参加宴会,说起来,她这还是头一次这么近的看到他。早听人说,他一张嘴毒的要命,曾经一日气晕过三个人,今日一见,果真如此。

  至于人空着手,不下拜帖就直接登门,永平侯夫人觉得,还是莫要细想的好,越想越觉得刺人。

  柴祐琛闻着屋子里的香气,皱了皱眉头,“夫人,春闱在即,小子尚有许多不明的功课,需要景泽兄释疑,若是不通,担忧明年会落榜。是以想请景泽兄过府小住,一块儿温书。”

  永平侯的嘴巴张了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柴祐琛这个天杀的,一来就给她扣上一口大锅啊!

  什么叫谢景泽不去给他解惑释疑,他明年就可能会落榜?

  你自己学艺不精,考不上,居然想把责任都扔给一个初次见面的人!

  话都说到这地步,她还敢拦吗?不敢啊!

  虽然京城之中,都言柴祐琛学问好,又抱上了官家粗壮的大腿,乃是来年春闱三甲的热门人物,但谁知道他是不是浪得虚名,或者是官家怕人说他徇私舞弊,故意将人卡上一卡,名落孙山了,还要怪到无辜的她的头上来不成?

  “景泽前几日也提过,我是担忧他去了打扰你做学问,便给拦住了。科举乃是男儿最重要的事,景泽且随柴二公子去,要同他好好讨教一二,柴二公子的学问,在京城乃是一等一的好。”

  谢景泽撇了撇嘴,行了个礼,“诺。”

  “如此,小子就先行告辞了,时间紧迫。啊,另外,夫人还是换一种香味的好,这种香,太后身边养的那只雀儿,很喜欢用。”柴祐琛说着,对着永平侯夫人行了个礼,拽着谢景泽就出了门。

  待他们走远了,永平侯夫人方才拽起桌上的茶盏,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竖子无礼!”

  一旁站在的陈嬷嬷,忙拍了拍她的胸脯,“夫人,您别动怒,小心犯了心疾。这柴二郎在京城,乃是出了名的不近人情,说话噎人,你何必同一个小辈一般见识。说到底,人家的父亲深得宫中宠爱,母亲又是公主,谁又敢不让着他三分呢!”

  永平侯夫人深吸了一口气,“可惜了玉娇。”

  陈嬷嬷没有接话。

  别说谢玉娇了,就是今日来府上探望她的元婴,都不一定能入得了柴祐琛的眼呐。

  “你说话还真是不客气。”出了主院门,谢景泽终于笑了出声,一直憋着,实在是太难受了。

  “无关紧要的人,不用在意。”柴祐琛说着,瞥了瞥一边的花丛,“又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来了。”

  “柴二哥哥,柴二哥哥。”

  谢景泽循声一瞧,皱了皱眉头,他虽然没有见过,但却是知晓的,今日庆宁长公主府的元婴来探谢玉娇。

  这小娘子面生,又唤柴祐琛唤得亲热,应该就是元婴了。

  “柴二哥哥,柴二哥哥。”

  柴祐琛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加快了脚步。

  谢景泽在一旁跟着,打趣道,“有美人唤你,你不回应?”

  “没听到。”

  元婴唤了好几声,都不见柴祐琛回头,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