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唏嘘,呵,这老家伙居然给自己的住处起了这个名字,真是让人恶心。

  其实凌席子给人的感觉不过就是严肃,不拘小节,也不知道为什么,卿云璃就是厌恶他,每次看到凌席子,卿云璃就恨不得杀了他,这种感觉尤其是在凌席子亲近她的时候,陌生又奇怪。

  凌绯祁这才看到他们来到了父亲的住处,“你进去吧,我先回去了。”

  凌绯祁看卿云璃没理自己,也是悻悻地走了。

  卿云璃细细观察着这座算是宫殿的建筑,还有这连接着好几个建筑的长廊,脑子里再次闪过画面,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甩甩因为画面产生的头痛感,喘了几口粗气,卿云璃再次抬头时,就看到了凌席子站在门口盯着她。

  卿云璃调整了状态,走上前,侧身行礼,“师父,徒儿来跟您学剑术了。”

  凌席子盯着她,目光里有些情绪,卿云璃看不懂,但是她能看懂的就是这个老家伙在准备坑给她跳!

  凌席子又是那副慈眉善目的模样,“璃儿,那日收你为徒时,太过匆忙,许多事都未曾知晓,比如你的家世?”

  卿云璃也是人畜无害的看着凌席子,“师父,我是孤儿,五岁那年被卿云山中的野兽救下,失了记忆,自小,我就在卿云山长大,以天为被以地为床,所以璃儿自小就不懂得什么礼仪教养,这点……师父莫怪啊!”

  凌席子嘴角狠狠地抽搐,这丫头,真是比他都会演戏,不懂礼数?呵,的确是不懂,但是究竟是对他不懂礼,还是对所有人都不懂礼……

  “呵呵,无碍无碍,璃儿聪明伶俐,这些东西一学就会,时日长着呢!”

  卿云璃微微眯眼,老东西,你会演戏,老子也会演!

  “是,啊,还有啊师父,徒儿自山野中长大,不仅礼数全不知,就连这大陆上的人情世故也是不太懂的,若是璃儿哪日心急口快,说了什么冲撞师父,惹师父不快,您也一定要撑住,可千万……”

  说到这里,卿云璃顿了一下,眼里闪过狡黠,“千万别被璃儿气的口吐……白沫,才是啊!”

  凌席子这一瞬间,顿时感觉到气血翻涌,喉咙处有一股腥甜欲涌出,“呵,无碍无碍,璃儿进来吧。”说完,负气的挥绣,转身进了屋子。

  卿云璃看着凌席子被自己气的满脸涨红,一手握拳放在嘴边,偷笑着,清脆的笑声从嘴里出来,凌席子走在前面,听着后面的笑声,本是悦耳的笑,但是凌席子此刻听来,却像是催命符。

  暗自握紧拳头,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凌席子努力的压住心中的怒火,想到凌绯祁说的话,“那个女人身负鬼火,当年南宫璃说她已经找到鬼火传人,应该就是此女。”

  鬼火传人……哼,若是修罗门的少主被他养成一个废物,他们会不会气的七窍生烟?呵,一想到那帮冷血跋扈的人,凌席子就更加迫切的想把卿云璃变成废物!

  卿云璃跟着进来,她一进来就看到满目的书,原来这唏嘘阁是书阁,不是那老家伙的住处啊,还真是遗憾又庆幸。

  凌席子看卿云璃一副惊呆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待卿云璃看过来时,凌席子又恢复了慈眉善目,卿云璃也回以人畜无害。

  这两个面和心不合的师徒一个比一个会演戏,一个比一个更想让对方悲惨。

  “这里是我紫林山庄的藏书阁,这些书有的,是我紫林山庄的历史,有的是剑法,有的是灵书,还有的是大陆的奇闻怪谈,总之是应有尽有,这几日你……”

  凌席子边走边给卿云璃介绍着,他走到了一处放着剑法秘籍的地方,寻了寻,找到了一本秘籍,“你看看这个,自己琢磨琢磨,过两日我来此处考你,这期间你可以随意走动。”

  递给卿云璃秘籍,然后自己就走了,留下了看着秘籍的卿云璃。

  卿云璃翻了一会儿秘籍,那秘籍上面写着基础剑法,卿云璃自感无趣,基础剑法……呵,这老头子真是有意思,居然这么明目张胆的敷衍她,她随意一撇,那本书在空中飞了一个美丽的弧线后,落到了一堆杂乱无章的书堆里。

  卿云璃双手抱肩,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有意思的,随即想起,她还没有一把趁手的剑呢?

  对,找剑!嘶,这紫林山庄以剑闻名,但是这剑从哪来的?呵,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