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身穿淡紫色交领紧袖衣裙的素心见怀里的蓝色符纸发出淡蓝色的光芒,便拿了出来。

  看到浮现出来的药字,素心便拿了最为珍贵的药粉,让侍卫快马加鞭的送到渊墅镇。

  也幸而他们知道大祭司去了何处,否则就算知道大祭司需要什么,也无从送到。

  因而,用这蓝色符纸来通讯又一个弊端,那就是要说的话必须提前写好,否则对方是不会知道需要什么的。

  与其说等同于信鸽,却更像是提前商量好的暗语。

  不过,伊墅城上空有屏障,信鸽是飞不进的。

  此次出来又没有带灵鸟,幸而大祭司未雨绸缪,将一张写了药字的蓝色符纸给了大侍女素心。

  灵鸟虽飞不出伊墅城,却能从外面飞入伊墅城,很多时候,伊墅城人都是用灵鸟作为信鸽的。

  那侍卫送完药粉便立即回去了,毕竟伊墅城的人不得随意离开伊墅城或在外长期逗留。

  大祭司将包裹打开,里面装了十几瓶白瓷瓶。

  大祭司看着一动不动的寒凌,脸色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大祭司拿出那把纤薄如翼的bǐ shǒu,对着寒凌的后背就是一顿划。

  顷刻之间,寒凌刚换好的衣服,就被大祭司划的稀碎。

  寒凌庆幸大祭司只划了上身,否则寒凌指不定会尖叫起来。

  尽管寒凌控制住自己想要脱口而出的尖叫声,心里还是很诧异大祭司如此直接的。

  大祭司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一般,打开七八只白瓷瓶的瓶塞,将药粉一股脑的倒在了寒凌的后背上。

  大祭司没有吭声,用手示意寒凌侧身一下,毕竟那黑雾藤蔓可是穿透了寒凌的胸膛,两边都得撒上药粉。

  寒凌试了一下,发现竟是可以稍微活动一下身子了。

  现今侧躺着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寒凌正在心里感慨大祭司的药粉的神奇之处。

  而等到大祭司收拾好包裹,出了房间,寒凌都没有回过神来。

  将寒凌云游天外的思绪拉回来的是后背和前胸的冰凉。

  寒凌庆幸床上有着一床薄被,寒凌拉过薄被盖在身上。

  为了不影响到伤口,寒凌就这样左边挨着床,侧躺着。

  刚开始,寒凌以为是上身未着寸缕才感觉到冰凉。

  当寒凌盖着薄被好一会儿了,才发现并不是。

  这股冰凉是从伤口处传来的,带着一丝咀嚼薄荷叶那般的凉爽。

  又带着一丝冬日里将白雪塞入衣服里的寒冷。

  冰凉将伤口的疼痛都掩盖掉了,寒凌感觉此时起床都不是问题,但他知道以他目前的伤势来看,还是少动为妙。

  寒凌正眯着眼睛小歇,同时也感受着药粉带来的冰凉,一副好不惬意的模样。

  就在这时,寒凌身上的伤口却开始疼痛起来。

  伤口的疼痛慢慢的扩大,好似方才撒的不是药粉,而是一层盐巴在侵蚀着他的伤口。

  整个后背乃至前胸的疼痛越来越剧烈。寒凌的浓眉紧锁着,细密的汗水从寒凌的额头冒出。

  方才的冰凉仿佛在顷刻间不复存在。

  剧烈的疼痛如万蚁撕咬一般,令寒凌开始怀疑大祭司是不是用错了药粉。

  可是,寒凌打从心底不相信大祭司会用错药。

  也许是有着救命之恩,又或许是见识了大祭司的能力,由衷的相信着她。

  体力本来就接近极限的寒凌,在这番折磨之下,险些再度昏迷过去。

  其实,寒凌倒觉得此时还是昏迷过去的好,至少那般便感觉不到痛了。
本章完结www.quledu.net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