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木安可凝神思索了好一阵才说道:“我想请大师到我家长住,不知大师可愿屈尊?”

  那老和尚又看了看她的眼神,说:“女施主心有正气,这是贫僧一直以来所欣赏的,既然如此,贫僧就叨扰了。”

  木安可犹豫了一下,又说道:“我的事,今后有时间再给大师细讲。可咱们今天说的话,我希望不要再让第三个人知道,大师,你可能答应吗?”

  “贫僧明白,就应下了。”

  “既然如此,大师可去收拾一下,咱们即刻就走。”

  “好。”

  “哈密!”

  “二姑娘,”哈密从外面进来,“有什么吩咐?”

  “帮大师收拾一下东西,待会儿跟咱们一起回去。”

  哈密有些发愣,但也没有多问,就去帮忙收拾东西了。

  除了草药,东西本就不多,三个人很快就收拾了个差不多。又过了一会,马车来接,将东西放上车,坐车时,老和尚说自己步行即可,木安可依了他,叫人给他拿了伞,随车而行。

  回到家,叫人给老和尚收拾了房间并衣服被褥,又问了胭脂的孩子怎样了,橘子说小孩子看着好多了,喂着吃了丸药,又吃了奶,现在已经安稳睡了,木安可就让她把胭脂叫来。

  少时,胭脂过来,一见面就给胭脂跪下了,连声说多谢她的救命之恩。

  木安可拉她起来,让她坐,她死活不坐,说不合规矩。木安可有些感叹,想起以前还没出嫁的胭脂,在村民们的面前向来是高高在上的,几曾用正眼看过别人?现在仅仅两年的人生经历就把她变成了这么一个唯唯诺诺,看人都只敢用眼角偷偷看人的胆小懦弱的人了。

  看胭脂实在推让,木安可也就只好让她站着说话话了。

  “胭脂姐,你不是在橙霞县城吗?怎么到京里来了?”

  “我……”刚说了一个字,忽又改口道,“奴婢……”

  “胭脂姐,你不要在我面前自称奴婢。”

  “奴婢是小姐买来的。自称奴婢是份内的。”

  “乡里乡亲的,我帮你一把也是该的。”她把卖身契递给胭脂,“这契纸我还给你。”

  胭脂愣住了半天没说出话来。

  “拿着,收好了,上面有你那个混账男人的签字手印,这都是证据,这账咱们以后再慢慢的跟他算。”

  “这,奴婢……”胭脂不相信自己看到的和听到的,她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过契纸。

  木安可拉过她的手,将卖身契放到她手里,“拿着吧,今后有钱了再还我就是。”

  胭脂终于忍不住哭了,她又跪了下去:“二丫,二姑娘,谢谢你救了我们母女。”

  木安可无奈地说:“我刚把你拉起来,你又跪下了,该不是在折腾我吧?”

  胭脂正流泪呢,听了这话也笑出声来,就规规矩矩的磕了一个头,然后自己站了起来。

  “坐吧。”木安可示意她,“咱们坐下说话。”

  “哎!哎!”胭脂擦了下眼泪,收起了卖身契,在一个椅子上坐下来。

  “是那个男人,他被人骗了。”

  原来,那男人的贴身大丫鬟怀孕后在家里地位大增,有一天,有个男人找上门来,说是那丫鬟的表哥,是在京城做生意的,现在发了财,要来给表妹赎身。

  那丫鬟现在怀了孕,是家里的金凤凰,怎么会让他赎走?于是在表哥强烈要求下,胭脂的男人就大张旗鼓地给那丫鬟消了奴籍升做了二房,家里上下都叫那表哥舅爷。

  后来在闲谈时那问表哥在京城做什么生意,表哥便说京城遍地黄金,生意很好做。那新升的二房老婆也极力撺掇,胭脂的男人就决定跟着舅爷进京做生意。

  本来是让那二房在家里养胎的,可那二房软磨硬泡的,男人也就带着她一起进了京。

  让人没料到的是,刚一到京城,那二房老婆和舅爷就合伙灌醉了男人,两人把财物卷包就逃之夭夭了。

  “人跑了,钱也没了,他把衣服都典当了才凑了路费回去的。”

  “活该!”木安可骂道,“回去之后是不是就打起了你嫁妆的主意?”

  胭脂惊讶了一下,几乎要说“你怎么知道的?”

  “他在没了钱的情况下,却又在京城开了店铺,这本钱会从哪来?你婆婆可有好几个儿子呢!被人偷了本钱回去www.quledu.net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