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冷墨玄看着桌子上的纸发呆,刚才他所说的,跟查来的消息一样。只是,他就是觉得这个阿青大夫,很奇怪!

  “为什么会找他?”冷墨玄向身边的江霖问道。

  “南宫姑娘之前说过这个人医术不错,属下当时着急中就想到了他......”

  言清那日被冷墨玄盘问过后,接下来的几日到也清净,偶尔去看看冷墨玄的伤口,便又回到自己的房间。

  只是这样的日子着实无聊,言清觉得自己头上都快发霉了,天天就数着拆线的日子。

  终于到了拆线的那天,言清压着内心的激动拆了线。

  之前因为急着救人,注意力不在其他地方。

  现在,一边拆线,半边的注意力被这诱人的八块腹肌给吸引住了。

  果然是拿剑练舞的人,这身材简直了!

  好想拿手摸一摸......

  嗯!不行!言清啊言清,你还要不要脸?要不要?赶紧收起你那色女的心思。

  言清冷静下来,拆完线,咽了咽口水。

  “王爷最近应静心休养,动作幅度切记不能太大,否则伤口再次裂开就很难处理了。”

  冷墨玄抬了抬手,江霖带着言清离开了房间。

  “阿青大夫,谢谢你救了王爷,这是诊金。”江霖说完指了指石桌。

  闪闪发光的金子,一排排列着,正在朝言清招手。

  言清慢慢走到石桌面前,是谁说玄王府破败不堪,入不敷出的?

  谣言就是谣言,没有经过实地考察的谣言,就是不可信!

  “大人,这些都是给我的?”

  “是的,这些都是给你的诊金。呃......阿青大夫,你不必叫我大人,看起来我和阿青大夫差不了多少,叫我名字吧。”

  “呵呵呵......这怎么好意思呢!江霖......兄”

  她收回之前的话,她很喜欢当官的,特别是这种不吝啬的当官人,嘻嘻!

  言清回到了德济堂,唤来了药童,让他去钱庄将那些金子换成钱票,好方便携带。

  “言清,你可算回来了,张嬷嬷都来找我好几次了。”赵长博不满道。

  这么多天都没消息,他还以为言清要遭遇不测了。

  “哟!那我要回去了。”言清还没来的急歇息,抬脚就往门口走去。而后转头,“我明天就离开了,到时候记得来大路边送我。

  “诶!这么急吗?”赵长博大喊没有得到言清的答复,只看见一双手在空中左右挥舞着。

  言清走在回静心庵的路上,心情正如这高挂在空中的太阳,明亮明亮的!

  原谅冷墨玄将自己抓走吧,耽误了这几天,赚了这么多金子,还是很划算的。

  咦?张嬷嬷在跟谁说话?

  言清远远看见静心庵院落中站着一名中年男性,看了一会儿,言清会心一笑。

  一定是张嬷嬷的老相好,知道他们最近要走了,诉衷情来了!

  “张......”言清正准备大叫一声,嘴巴被身后的人捂住了。

  “小姐,是我......”

  就在言清的银针要扎上捂着她嘴巴的手时,春柳开口说话了。

  春柳放开言清,低着头。

  她正准备去找小姐的,刚从后山溜下来就看见小姐回来,还差点就露馅了。

  “好玩吗?你知不知道我这一针下去,你这娇滴滴的手臂......就废了!”

  言清看着春柳恨铁不成钢,跟她说了多少次,别在她背后出现的。

  “东西收拾好了吗?明天我们就走。”言清没再理会春柳刚才的举动,春柳应该就是想要吓一吓她。

  “小姐,我也没办法啊......”春柳低着头,瞬间又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小姐,左相府来接小姐回去了。”

  春柳只见她背影一顿,立在那里半天都没有什么反应。

  良久,言清才缓缓开口,“在哪里?”

  “在那里”春柳走到言清身边,指着远处张嬷嬷方向说道,“那位是左相府中的管家,他来接小姐回去了。”

  言清认真看了看静心庵的周围,刚才回来的路上也没见有什么轿子之类的,试探问道,“一个人?”

  “是......是啊,小姐。”

  我去!那不是来接她的,是来看看她死了没有。没死的话,就顺便接回去的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