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还有那么多带血的纱布…这人必然受了很重的创伤…”宁宇皱眉分析着。

  很多创伤并不能靠医疗术士直接帮忙愈合伤口,如果伤口太大太深,强行愈合伤口很容易会淤塞经脉或者血管,所以需要一边治疗一边静养。

  宁宇翻找着房间衣柜内的行李,终于找到了宁宇感兴趣的东西

  “慕容笛”宁宇找到了一件带血的袍服,正是宁宇当日从他手上逃脱时,慕容笛穿的那一件而且这衣服的左袖确实断裂了,整件衣服也有些破破烂烂的感觉。

  慕容笛所穿的这件衣服并不是普通的绸服或布衣,其中用了特殊的材料,使这件衣服的防御力能与术王的术元纱衣相媲美,却又不消耗术元。

  没时间再翻找,宁宇一股脑把慕容笛全部行李都丢进了阵法空间之内,便又潜出了房间外。

  房间里还有无有价值的东西,宁宇神目一扫便知,所以无谓再继续留在慕容笛的房内。

  “实在是太奇怪了…看来要抓个人来审问一下…”宁宇四处张望着,发现自己在古堡内走了这么久,竟然没有一个人前来过问

  但古堡外的守卫确确实实十分森严,感觉不止是为了看押杨铸,而是守护着这座古堡内某样重要的东西。

  整个古堡给宁宇的感觉,好像就是一个很大的圈套,在等宁宇自己钻进来一样。

  也难怪宁宇会这样觉得,地底下,古堡地下两层一些关键位置的守卫都被黄魅无声无息地解决了,而且尸骨不存,几乎帮宁宇扫清了全部的障碍

  宁宇只能走向一间茶水间,将黄灵给他的毒花粉倒进了茶水之中,而后便遁入地下等待。

  不久,便有一名术校后期修为的血魔卫走进来,完全没有察觉正潜伏在他脚下的宁宇,并且毫无防备地喝下了被宁宇下了毒的茶水

  宁宇眉头紧皱,看着那位血魔卫喝下茶水之后摇摇晃晃地倒下,脸色没有半点得意之色。

  地面裂开一道口子,那名血魔卫一下子便掉进了地下,落在宁宇身前。

  黄灵给了宁宇一共七种毒花花粉,每一种都有不同的功用。

  像宁宇现在使用的这一种,具有摄魂之效,是提取自一种评得上品阶的灵花,名为摄魂花。是幻术士最喜欢用的一种花种,衍月门之内,也并不是谁都能拿的到的。

  “我是慕容笛…我是你的老大慕容笛”宁宇在血魔卫的天灵盖上猛地灌入一股术元,将其弄醒。

  然后拿着慕容笛之前穿的衣服在那名血魔卫面前晃来晃去,不停地告诉中了摄魂花花毒的血魔卫,宁宇就是他的上封。

  这是黄灵告诉宁宇的,目的是避免引起那名血魔卫潜意识的抵抗,能够更容易打探出情报。

  “参见…慕容术王…”那名血魔卫被宁宇粗鲁地弄醒之后便一直神情呆滞,在宁宇言语和那件衣服的暗示下,果然把宁宇当成了慕容笛。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便好办多了。

  “古堡地下为何不设守卫?”宁宇既然已经被那名血魔卫当成了慕容笛,过问这些防卫之事,就不容易引起那名血魔卫潜意识的抵抗。

  “嗯?地下设有十八处岗哨啊…”那名血魔卫听得宁宇的话语,脸上顿显迷惑之色。

  宁宇觉得那些守卫定然是被人叫走了,否则地底下不可能那么干净。

  “古堡之内,除了你们血剑宗的人之外,还来了什么人?”宁宇继续问道。

  这种不用靠武力威胁就能让敌人说出情报的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您不是在场吗?”

  “额…我身受重伤,要吃很多药,所以这些日子记性不太好了…”宁宇随意瞎编了一个理由,竟然轻易就蒙混过去了…

  “庞家的人…一个神秘势力…宗主曾经下令,遇上庞家的人…一定要善待…这一次来的是庞家典当铺新任掌柜…”在摄魂花花毒的作用下,血魔卫完全是一幅知无不言的模样。

  “典当铺?”宁宇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没有听说有哪个势力是靠典当铺发家的啊…

  “您不是说…那是灵魂典当铺吗…”那名血魔卫的脸上出现了挣扎的神色,这说明他的潜意识似乎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

  “灵魂典当铺?”宁宇的音调一下子就变高了,那名血魔卫的反应宁宇完全就没有搭理。因为在那名血魔卫说出这五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本章换源阅读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