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在黑暗中有一双阴毒的双眼正盯着他们,那便是程子砚。程勋将福安郡主、顾廷菲和程子墨三人接回府,知道程子砚在府上会让福安郡主心头不快,便想送他去别院。可偏偏谢氏和小谢氏极力阻拦,一定要让程子砚留下,没办法,程勋也只能妥协。一个孝字压下来,也由不得程勋说反对了。

  程子墨,你到底哪里比我强,就是有个出身高贵的母亲吗?凭什么你得到祖父母、父亲的宠爱,还有如此的娇妻在身旁,仿佛天底下所有的好事都被他给占全了。这不公平,根本就不公平。他同样是程勋的儿子,应该跟他有同样的地位才是。

  小谢氏说的一点都没错,福安郡主就是太霸道了,不允许他和姨娘存在,才会暗中处置了他的姨娘,杀母之仇,程子砚迟早会报的。

  翌日清晨,秦嬷嬷给福安郡主盛装打扮,今日要入宫见太后,现在都快不记得上一次入宫是何时了。望着铜镜内的自己,福安郡主快要认不出来了。秦嬷嬷在一旁道:“郡主,您真漂亮,要是郡马看到。。。。。。”看到福安郡主冰冷的眼神瞪过来,吓得嬷嬷赶紧捂住嘴,不说话了。

  其实她也没想说什么,只是希望看到福安郡主和程勋夫妻和睦,如此福王和程子墨便能安心了。顾廷菲微微一笑:“你要不然随我们一同入宫?”

  “我就不去了,有母亲陪着你,想来太后也不会对你胡来,你若是有什么不满,直接求助母亲便是。”程子墨可是好不容易才求着福安郡主答应,太后此时请顾廷菲入宫,不用猜想也没有好事。说不定还跟顾明兴的事有关系,谁让此前他跟顾廷菲去刑部尚书府。

  依照顾明兴的才智,说不定能猜想到他们俩在背后动手,太后痛失一员得力助手,自然要报复一番。福安郡主和顾廷菲对视一眼,一同上了马车。

  小谢氏撇撇嘴:“母亲,不是媳妇羡慕,能被太后召见入宫,那可不是谁都能得到的荣幸。”还说不羡慕,那脑门上就差没刻着羡慕两个大字。

  谢氏摆摆手:“行了,你别在我面前晃悠了,有时间不如替子砚找一门好亲事,还有子岚,她嫁给湛王快半年了,肚子有没有动静,你这个当母亲的,怎么就一点也不关心关心。你别总以为我老了,还能帮你支撑多久,你得自己拿出谱来。现如今福安郡主住在成国公府,谁知道她住多久。

  老二媳妇,你就多长几个心眼,有什么不高兴的放在心里,面上别跟她过不去,谁让她有一个好父王。此外子仪年纪也不小了,也该说亲了,你得仔细替他把关。子砚和子仪可不一样,子砚是庶出,你随便挑选便是,可子仪不一样,那可是我最疼爱的孙儿,你得好生花功夫挑选,记住没?”放着正经事不去做,想着羡慕福安郡主。

  谢氏就是不愿意看到谢氏这副模样才主动提醒她。她刚才说的没错,现在年纪大了,能多照应着小谢氏,那便是一会。大房不用她操心,所以她的一门心思就放在二房身上。

  小谢氏闻言,莞尔一笑,道:“姑姑,我就知道您对我最好了,不过姑姑,我总想替子砚找门好亲事,子砚也不差。可是子砚的亲事似乎还轮不到我来插手吧!郡主是子砚的嫡母,子砚的亲事理应由她来操办,母亲,您去跟大哥好好说说,让她劝劝郡主。

  既然郡主如今住在成国公府,那便是成国公府的人,就应该遵守成国公府的规矩。若是不听,大可以回郡主府,不是吗?母亲,我说的这些话,您也别不爱听,都是实话,郡主总不能什么事都不管吧!”凭什么她这个婶婶,要替程子砚操持亲事,又要出力,又要出钱。

  谢氏收敛起脸上的笑容,冷声道:“郡主的脾气你又不是不清楚,让她替子砚操持亲事,我看子砚这辈子都别想成婚了。无论如何,子砚都是成国公府的人,我们不替他操办,也说不过去。我知道你心里有许多不乐意,只是郡主根本就不听我这个婆母的话,我纵然有心也无力。罢了,你若是不愿意,就让我亲自来替子砚操办亲事。”若是小谢氏不乐意,大不了她就亲自动手便是。

  小谢氏闻言,忙不迭的摇头道:“母亲,我不是这个意思,怎么能让您亲自来替子砚操持亲事,还是我这个婶婶来吧!”临走前谢氏让嬷嬷给小谢氏一个木盒子,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