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
https://m.quledu.net
  苏给黄晶打电话也一直打不通,只得让自己暗地里安排的那两个保镖,去晨星她们酒店里打听一下,晨星到底出了什么事。

  过了一会儿这两人回话:“听说晨星的房间里,竟然有一条毒蛇!好在那条蛇只是盘在上,并没有咬人,不过晨星被吓得晕了过去。”

  苏气得嘴脸乌青,这个季节,如果不是刻意地设计,毒蛇怎会跑到屋子里?这要多歹毒的心思,才会在一个女孩子的上,放一个这么可怕又恶心的东西!

  他一时怒气勃发,叫上他的司机和保镖,他要马上去友谊医院,看看他妈有什么话说!

  在路上他给张鑫打电话,让他想法子要到临时航线,他准备连夜去杭州。

  到了医院,苏沉着脸,敲开了他妈妈的病房门。

  苏景川晚上亲自在这里陪护老婆,见了一脸郁的儿子,他有些愣神:“苏,你怎么这个时候来医院了?”

  苏的声音跟外面的天气一样冰冷:“没什么,我只是有几句话要跟我妈说。”

  苏景川很纳闷,苏这态度,怎么这么不对劲儿呢?虽然这一段时间他跟他妈妈有争执,可是自打胡碧微病了之后,他也确实收敛了许多,他不是那种没有分寸的人哪!

  胡碧微听说苏过来了,闭上眼睛懒得搭理他,苏知道她没睡着,走到她的前,淡淡地说:“妈,我来就是想告知您一声,晨星的上,刚刚不知道被什么歹毒的人放了一条毒蛇,她已经被吓得晕了过去!”

  胡碧微暗暗冷笑,那敢好,吓死了才好呢!不过转念一想,苏为什么大晚上的特地跑来跟自己说这些,难道他怀疑是自己干的?

  真是岂有此理!胡碧微霍地睁开了眼睛,怒视着儿子,说:“你什么意思?难道还怀疑我吗?我会做这么下流的事吗?!”

  苏的神色出奇地冷静,他也正视着母亲,清清楚楚地说:“妈,我当然希望不是您,不然的话,我真不知道,后该如何面对您;我也真不希望,因为她,我们母子走到无法见面的地步!”

  胡碧微被苏气得浑发抖,苏景川怕她再犯病,赶紧将苏推了出去,他回过来好生劝慰她:“别生气了,出了这样的事,苏也是一时气急了,他不是存心要这样气你的!”

  儿子当面说了这么绝的话,胡碧微的心凉得像冰块一样,她含着泪,一脸的悲愤:“景川,你也不用替他开脱,苏已经变了,他不再是那个跟我们贴心、处处体谅尊重我们的儿子了,他的心已经完全偏到那个小演员那里去了!我以后就当没生他这个儿子!我好后悔,当年为什么没有再多生一个!”

  从医院里一出来,苏就往机场敢,他闭上了眼睛,靠在车座上沉思:看妈妈方才的反应,似乎这件事不是她干的,可是除了妈妈,晨星的边,还有谁有这样的实力和手段,来设计这件事呢?!

  他想了想,又给宋培基打了电话,让他跟自己一起走一遭,让宋培基帮他查一查,到底还有哪一方势力,这样仇视和不待见晨星。

  *****

  晨星这里出了这样的事,连救护车都过来了,还在楼下喝酒的牛导和高彬很快就听说了,他们一起上来看看发生了什么。

  得知晨星的房间里竟然出现了毒蛇,大家都觉得匪夷所思,而酒店请到的那个捉蛇人,他拿了一个暖笼,用一根竹竿,几下子就把那条蛇驱赶到暖笼里去了。

  他把暖笼的门关好,对在一边围观的保安和牛导说:“这是一条带蛇,有毒,毒液很值钱,肯定是养蛇人专门在温度25度以上的地方豢养出来的。”

  他将手伸进晨星的被子下摸了摸,然后又掀开铺着的单,单下赫然放了两个个白色的暖水袋!

  “这就对了,”他对几个人说:“咱们这里室温低,即使空凋开着暖风,这种蛇也根本无法在室温里生存,有人在被单下面放了暖水袋,这样的温度,这条蛇才能受得住,这也是它盘在这个位置一动不动的根本原因。”

  话说到这里,牛导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这肯定是有人专门针对江晨星设计的谋,目的就是要吓坏甚至吓死她,他立马拿出手机报了警。

  刑警很快赶了过来,对现场的物证做了封存和拍照,那条蛇警方无法带走,只好录了像之后,让那个捕蛇人先带回去养着。

  刑警又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